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文化抚顺 >> 琥珀文苑 >> 正文

张健:用大刀砍出来的抗日将军

我要评论 来源:辽东网  2017/9/11 9:45:21  作者:张健  编辑:李丹  
[导读]:今年,是梁希夫将军诞辰121周年,光荣牺牲80周年,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2周年。我能手捧刘志宽先生所写的梁氏传记缅怀英烈,一个清晰而伟大的事实,就是以梁希夫大刀队为代表的中国人,用意志和牺牲告诉全世界,只要有让正义的人们在最低生存限度内生存的条件,战胜并消灭一切侵略者,只是一个时间问题,而不是其它。

张健:用大刀砍出来的抗日将军

                                                     —— 读刘志宽先生《大刀会首领抗日将军梁希夫传》

  2017年8月31日(星期四),笔者在北台吉利酒店二楼包厢,得到刘志宽先生赠送新近大作《大刀会首领梁希夫将军传》。赠言为谦语“请张先生雅正。刘志宽,2017年秋。”到此,才知这已是刘先生第三部传记大作,内心深受感动。

  (一)

  从封面书名和刀光剑影的图案中,让我心里油然产生一种沉重和敬仰并知道了这是一部历史情结厚重的传记文学。从传述内容上看,写的是1896年生于山东曹州府(今荷泽市)曹县烧饼刘庄,1934年牺牲在新宾境内夹河北大青沟贾家街的抗日名将梁希夫(原名梁锡福)。抚摸这部260页还散发油墨香的传记,我忽然想起梁希夫这名字似乎在某一刊物上见过,片刻,想起在《抚顺日报》。于是,回家找出收藏的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抚顺日报》(2015年9月2日,星期三)以《抗日烽火抚顺记忆---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70周年纪念专刊》为题,在“抗战英雄谱”栏目中,按照先烈牺牲的时间为序,梁希夫将军的名字赫然出现在第七位。但因只是简介,仅用147个字对将军的一生进行了介绍,更多事迹我们不能得知。

  今天,刘志宽先生用几年的心血和汗水,把一部充满红色印迹的梁氏传记呈献给将军洒血于此地的人民,实为功在当代,利惠子孙。从而让我们知道上世纪初,梁希夫将军怎样从一个贫困佃户的儿子,在日本帝国主义铁蹄蹂躏东北之时,以大刀会的名义举旗抗日救国。在长白山脚下,苏子河畔,用一腔热血和“为民而生”、“为国而亡”的铮铮佼佼之言,浴血奋战,转战白山黑水之间,在与日本法西斯侵略者殊死搏斗中,一直战斗到最后一息。

  (二)

  志宽先生以生动翔实的传述,让阅读者知道在中国历史上,大刀会产生于1894年,山东曹州府曹县烧饼刘庄,由刘士瑞为首创办并发展起来。当时以“保卫身家”为口号,打出旗帜,其武器就是大刀会每名会员手执鬼头大刀一把或长矛一杆。这两种最原始的利器既是战斗的武器,也是不表自明的身份象征。平日人刀不离,除非战亡。梁希夫就是在大刀会诞生的两年后出生的。大刀会作为民间武装团体,在社会上行侠仗义,剿匪缉盗戮力同心,对老百姓则秋毫无犯。这个与匪盗为敌的草根武装团体,从客观上起到了协助官府缉拿盗匪,弥补官府缉捕力量之不足的作用,因而得到官府认可,多时会员在十多个府县达十万之众。当然,志宽先生的笔触也实事求是地叙述了大刀会在产生之初,不能脱离文化和历史现实地利用人们能接受和相信的迷信色彩浓重的咒语、鬼符及仪式。特别是详细叙述了大刀会大肆宣扬“金钟罩”(又称“铁布衫”)武功之神奇,以达到“广泛收徒,招兵买马车程粮草”的目的。限于当地生产力发展水平和购买力所限,大刀会不可能配备洋枪洋炮,“替天行道安天下,一口宝剑震乾坤”,这副对联是对大刀会从理念到武器本质的揭示和阐述。为聚人气,梁希夫从小就知道“金钟罩”在中国功夫中是最有名气的护体硬气功,但在愚昧和迷信色彩为主要传送意识信息并被大多数人接受的当时,把“金钟罩”神秘化、扩大化也就顺理成章。故玄说练好此功可“刀枪不入,入水不溺,入火不焚,闭气不绝,不食不饥。练功二三年,胸背坚如铁,莫论拳脚不能及,即刀剑亦不能损伤。甚至成为“风不能刮,雨不能湿,水不能淹,刀不能砍,剑不能穿”的“当人”。在这种言行的造势下,连官府都先是观瞻,后是起用,继而弃剿灭之。

  (三)

  梁希夫随着年龄的增长和阅历的丰厚,在苦难和奋斗中逐渐成熟起来。特别是1926年秋,30周岁的他跟随山东大刀会首领卢某,从烟台乘船到大连,一路所见所闻让他看到清政府无能在前,中华民国乱相在后,中国已经是北面进熊,南面进狼,东面进鬼。而东北这块富得流油的黑土地,东面的小鬼子早就垂涎三尺,甚至不惜在这块土地上与俄国熊兵戎相见,争夺全部统治权和略夺权。在“熊狼鬼”的侵略和压迫下,中国人真正成了无名有实的亡国奴。国破山河在,到处生灵涂炭,梁希夫心灵震颤,血脉偾张。志宽先生写道:这一路对梁希夫来说是惊醒,是今生将为民族反抗压迫的“加油站”,“是抗日爆发前的积淀;是暴风骤雨前的积云、雷电”。

  为让大刀早日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梁希夫与兄弟们一起在长白山腹地临江、通化、辑安等地,一边种地求生存,一边向社会表演武术,送药治病聚人气,为早日拉起抗日大旗做准备。鉴于关内大刀会成长的历程,在异地他乡,更需要用严明的纪律约束组织起来的队伍,“不准吃荤;不准搞女人;不准发私财;不准坏人入会”,对严重违规者杀无赦。

  梁希夫深知大刀会之所以把大刀首选为所用之武器,那是不得以而为之的选择。面对准备多年的小鬼子手里使用的精良武器,配备的好马快刀,保护到牙齿的装备,他将用原始武器对现代武器之战,捞“第一桶金”。先是用消灭土匪获得的弹药和马匹武装自己队伍,使战斗力倍增,越来越强。如大刀会斩杀土匪三当家获得战马20匹,枪支弹药两马驮,立即成立马队、刀队、枪队,并严格训练。

  (四)

  梁希夫对战斗中俘获的俘虏,处理也是充满人情味和现实性的。教育俘虏“平时跑不了,战时可脱离土匪窝,只要放下武器,大刀会绝对一个不杀”;经谈心交流,俘虏有家愿意回家一律放行,愿意留下则入会成为队伍一员。这种招兵买马的做法,让他领导的护民缉匪保护一方平安的大刀会,迅速在东北接上“地气”,仅一年多就吸纳会员一千多人,可谓是旗开得胜。在国破山河在的现实中,中国人只能是砧上这鱼肉,任侵略者宰割。要改变现状只能以一次又一次出生入死的搏斗换取。

  打仗不赢,一切为零。这是任何一位军事指挥官心知肚明的“天规”。为此,梁希夫根据中华民族的传统和大刀会会规,与战斗在东北,有二千伍百余人的朝鲜独立军司令梁世凤,城下结盟,壮大力量。择吉日于1932年3月6日,两军举行了隆重、声势浩大的结盟仪式。“辽宁农民自卫团”成立,梁希夫的队伍正式有了军队的番号。1932年5月,辽宁民众自卫军总司令唐聚五根据自卫军的发展,扩编为37路军,任命梁希夫为第一方面军第十一路军少将司令。这是梁希夫人生的一次重大转折。是时代让一个农民的儿子,成为一名在东北大地上叱咤风云的抗日优秀将领。此时,任命的职务对他来说,既是荣耀,更是责任;既是才华的肯定,更是担当的继续。历史告诉我们,1932年的5月至8月,是东北各抗日队伍向日本侵略者开展全面反攻的高潮阶段。

  临危受命,重任在肩。梁希夫亲自或配合友军在五次攻打沈阳,奇袭兵工厂、飞机厂,进行了通化、新宾根据地保卫战,在抚顺攻打营盘,出击清原。在被日本化为的南满、北宁、大通铁路沿线,扒铁轨、炸桥梁,夜袭凤凰城……给日本鬼子以沉重打击。这在国民政府还把阻止日本侵略者恶行的希望,寄托在以李顿伯爵为团长的国联东北调查团身上的时候,梁希夫将军及部队的所作所为的正义性、紧迫性和现实性,无不闪烁着民族主义的灿烂光辉。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

辽公网安备 210411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