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文化抚顺 >> 琥珀文苑 >> 正文

徐洪:邮情无价(小说)

我要评论 来源:辽东网  2017/8/30 14:13:42  作者:徐洪  编辑:李丹  
[导读]:三天过去了,钱飞的电脑屏幕始终开着,他一下班就坐在显示屏前,一直关注着震区的最新消息。他一边看着那震后令人痛心的废墟、听着那解说员公布的日有增长的伤亡数字;一边用E-MAIL向秦志发着询问短信。
  (一)

  东北,辽宁抚顺市区的一个普通家庭,一位普通的中学教师。

  三天过去了,钱飞的电脑屏幕始终开着,他一下班就坐在显示屏前,一直关注着震区的最新消息。他一边看着那震后令人痛心的废墟、听着那解说员公布的日有增长的伤亡数字;一边用E-MAIL向秦志发着询问短信。

  然而,汶川方面还是没有秦志的任何消息。

  面对荧屏,钱飞的泪水不知流了多少。他开始坐卧不安,有一种不祥的预兆不时地袭上他的心头。

  秦志所在的汶川县城,是这次大地震的震中,从新闻的画面和报导的伤亡情况上分析,秦志肯定是凶多吉少了。

  钱飞在震区没有任何亲属。秦志是他2003年在汶川附近的绵阳,参加亚洲国际邮展时结识的一位邮友。他俩真算是有缘——都做教育工作,又都以奥运为题材组集参展,又都获大银奖;又都肖虎,钱飞仅小秦志两个月,故而昵称秦兄。因此两人在展场一见如故、相识恨晚,有说不完的邮话、侃不了的邮情。

  打那儿以后,这两个人便成了知己。一个在东北,一个在西南。书来函往,切磋邮艺、交流信息、互相鼓励和支持。都下决心进一步改进各自的邮集,相约在2009年的世界邮展上相见,并力争取得好的成绩。

  可如今……

  钱飞的心已经悬到了嗓子眼,但他还是不想听到他不愿意听到的消息。他又一次向秦志的邮箱发去问候,然后又拨出了秦志的电话——结果邮箱依然没有回复,电话也还是没能接通。

  也许是电源还没有恢复吧,要么为什么网络和电话都没有回复呢?

  都第四天了。钱飞一直在往好处想,说不定此时秦兄正在他执教的中学抢救孩子们呢。这几天电视等媒体上报导震区学校的新闻多了起来,一处处倒塌的校舍、一幅幅催人泪下的救援场面、一名名为了掩护孩子们而献身的老师——钱飞实在不敢再想下去了。

  再等等看吧。

  一周以来,钱飞的脑海里充满着对好友秦志的牵挂。随着救援部队的逐步深入,他恨不能一下子也飞到汶川去,做一名自愿者,为灾区人民做点工作;再去找一找他的好友秦兄。但这是不现实的,他只能以做好自己本身的工作,再力所能及地捐献一些钱物,来献一点儿自己的爱心。

  他怀着对灾区同胞的深切同情,在全国哀悼日的当天,抽空来到浑河岸边,参加了一个民间组织的“放飞‘船灯’,为灾区遇难同胞祈福”的活动。回到单位后,他毅然捐出了当月的工资,又从存折里取出了500元现金,交了一次抗震救灾“特殊党费”。这下他的心里才稍微慰藉了一些,但仍然觉得意犹未尽。

  他突然想起近日京城有一场“抗震救灾义捐邮品拍卖会”,他决定打开网页瞧瞧,看有无自己需要的东西,同时还可以进一步表达一位邮迷的爱心。


  (二)

  西南,震中汶川县城。

  一片残垣断壁的废墟旁边,一排排蓝色屋顶的帐篷。

  靠山边的一个大型帐篷内,在临时塔起的病床上,有一位刚刚苏醒过来的中年男子,他高烧未退,仍在不停地说着胡话——

  “……,快,快,快来人……这里还有学生!”

  “不要哭,要坚强,我来救你!……”

  “……”

  一位年轻的女护士,一面擦去自己的眼泪,一面用凉湿巾为中年男子敷去前额上的汗渍和血污。

  病床前,一群满身泥污的学生。他们抽泣着,在焦急地轻声呼唤:

  “秦老师,秦老师,您醒醒,您醒醒啊!”

  一位年龄稍长的医生,向大家轻轻摆了摆手说:“孩子们,请放心,秦老师现在已经度过了危险期,只要高烧一退,一切就会好起来的!”

  这位秦老师是震区某中学的一位老师。5.12这天下午,他正在给学生们上课。大地震到来时,他突然感到地面在颤抖、教室在摇晃,他本能地感觉到是地震了。这时的他,正站在教室的门口,本来三两步就可以冲出教室,到达安全的操场。可他却没有这样做,反倒向里面让了几步,面对着学生们高声喊到。

  “地震了!同学们,不要慌,一个跟一个赶快到外面去!”

  就这样,全班的同学有秩序地、很快就都撤出了教室,来到空旷的操场。可就当秦老师推着最后一名学生迈出教室时,“轰”的一声,教学楼坍塌了!顷刻间,秦老师就被埋到了沉重的瓦砾之下……

  同学们哭喊着扑向倒塌的教室,用他们稚嫩的小手去扒乱砖碎瓦,要把他们的老师解救出来。可是那沉重的瓦砾、水泥板已堆得象小山丘一般,一动不动,无情地堆压在那里,仿佛堆压在孩子们的心上一般!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孩子们的嗓子哭哑了,眼泪哭干了,手也磨破了,秦老师还是没有找到。在天地不应、救助无望的第三天,救援部队赶到,才从废墟里把秦老师挖了出来。但这时的他,左腿已经被砸成粉碎性骨折,虚脱得只有一丝气息了!

  快,快!救人要紧!救护人员在现场紧急处理了一下后,立即将秦老师火速送往县城的临时医疗救助站,进行抢救。

  经过紧张的截肢、输血、补液,三天后,秦老师终于苏醒过来了!

  望着脱离了生命危险的秦老师,孩子们的脸上也开始露出了笑容。

  (三)

  京城,某会议中心的多功能大厅,“抗震救灾义捐邮品拍卖会”正在如期进行。

  钱飞在仔细地翻阅着拍卖图录。他对前半场的拍品,大多没有什么兴趣。他这次之所以挤出时间赴京,是专门针对后半场的两件邮品而来的。他主集体育专题的邮品,为了迎接2009年的世界集邮展览,他早就立项并下功夫筹组了一部题为《奥运回顾》的专题邮集。

  通过2003年绵阳亚洲国际邮展的检验,他已知道了自己邮集的不足,看到了与同题材邮集的差距。特别是与有关评委的零距离接触之后,对自己邮集下一步如何改进与提高,心中也有了数。

  钱飞深知:自己与汶川邮友秦志的选题相同,所用素材相近;同时也都缺少奥运专题的古典邮品,致使邮集的珍罕性不够,这是他们共同需要努力的地方。

  五年来,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他们利用网络和书信互相交流着组集的体会、提供着邮品的征让信息。常言道“同行是冤家”;在确定组集方向上,挤在同一条路上的两个相同的专题邮集,注定是要出现一番竞争的。可他俩却一反常例,因同一个选题交上了朋友。

  比如,钱飞的邮集在编排结构上不如秦志,但在说明文字方面却略胜一筹;秦志的邮集在研究拓展方面有独到之处,但在邮品摆放上却还有待改进。他们就本着“好集子是改出来”的原则,在互相建议、互相推荐最佳素材的基础上,各自对自己的邮集进行了反复的修改,力争精益求精。与此同时,他们之间的友情也日见深厚。并都在暗暗地下决心,准备在2009年世界邮展上再上一个新台阶。

  这次推出的两件邮品,是钱飞和秦志的邮集里都缺少的、且必需的重量级素材。一个是1896年贴希腊第一届奥运会纪念邮票的首日实寄封;另一件是该套邮票中的一枚试色印样。这两件邮品由于年代久远,存世量极其罕少,是体育专题集邮爱好者孜孜寻觅,可遇不可求的大珍品。

  钱飞当然深知它们用在自己邮集里的重要性,不然的话,他就不会坐了一宿火车、搭上两天工,抱着志在必得的愿望,专程进京来竞价投拍了。

  距那心仪已久的拍品越来越近了,钱飞心无旁骛地盯着拍场的进程。他镇静了一下自己激动的情绪,开始准备举牌报价了……

  (四)

  秦志彻底苏醒了,高烧也逐渐退去;虽然身体还很虚弱,但精神状态很好。他醒来后最为关心的还是学生,当他从这些天来一直围着他转的学生口中得知,全班同学无一伤亡之后,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是的,受点儿砸压、破皮流血的没有啥,养上一段就会好的。最可怕的是他的左腿没有了,这就意味着今后要用拐杖来移动身体,来度过后半生!这也意味着再也不能与那些可爱的学生们,一起在操场上练长跑、打篮球了;也不能再登山爬岭、打柴采药了……

  更令他不能接受的是,他的多年苦心垒筑的小家没有了,相濡以沫的爱人和活泼可爱的女儿也永远见不到了!他陷入了极度的悲伤之中。尽管有他的同事和心理医生的陪伴、安抚,但残酷的现实,放在谁的身上也都是很难承受得了的。在短时间里,再坚强的人,他的心绪也是难以平复的。

  当秦志得知这些不幸的消息后,顿时觉得天旋地转,比失去自己的左腿还要心疼得不知有多少倍!他躺在康复床上,紧闭上双眼,一动不动,他从没有经历过如此撕心裂肺般的难受!

  还有什么呢?朦胧中,他想到了他酷爱的集邮,想起了他这些年来自己潜心制作的邮集和收集到的大量的集邮资料;也想起了经常与他联系的、见过面和没见过面的邮友。

  邻居们特意为他送来了在废墟里挖出的、已经被砸烂和被雨水浸泡,损毁严重的几本邮册。他开始用颤抖的手一页一页地揭剥已经糊满泥巴、凝结成一个纸坨的“邮集”。即便是重新洗泡、熨平,能复原再利用的邮品也没有多少了。截肢时他都没有落泪,此时,这个刚强的汉子流泪了——那可是他十多年的心血啊!

  房子倒了,可以重新再盖;家具没了,可以再买。这些倾注了他工余全部精力与财力、四处寻觅汇集而来的体育专题的邮票精品,有很多是孤品、罕品,大多是可遇不可求的东西,有的恐怕今生今世都不会再遇到了,他能不心如刀绞吗?

  他摆弄着惨不忍睹的邮册,又想到了他那宝贝电脑。那里面储存着他所有的资料,有他讲课用的所有的教案和撰写的邮文、有与他联系的全国邮友的通讯录、有大量的集邮活动存档资料、照片等等。这曾经给他带来无穷乐趣和成绩的助手,又怎么能抗得住几吨重的钢筋水泥板的突然砸压呢?他彻底失望了,也再没有心思去仔细地清理他的邮册了,他又痛苦地闭上了噙满泪水的双眼……

  作陪护的自愿者小王,是一位开朗活泼的女大学生。她也懂得一些集邮知识。她在细心地照料着秦老师的同时,也认真地帮他整理邮册上的邮品;还不时地向秦老师请教一些集邮方面的问题,借而来分散他的注意力,安抚他的情绪、缓解他的心理压力。

  电力恢复后,小王姑娘不知从哪里搞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这下对秦志的精神疗伤可起到了意想不到的作用。他联上网络后发现,全国各地都在关心震区,全国人民都在支援灾民;他也看到进入灾区救援的战士,一个个奋不顾身、排险救人的动人场景。他想,自己是一名人民教师,又是一名共产党员,应该面对现实、振作起来,为家乡救灾出一份力量。

  他忽然想起,在地震发生之前,自己曾汇款委托京城某邮友,从境外订购了两件首届奥运会邮品的事儿,按照时间推算,也该到货了。但现在,我的邮集不可能再恢复了,那两件邮品购下后,留在我的手里的意义也不大了。何不把它们捐出去拍卖,转让给更需要的人,去充实提高他的展品;同时也为家乡的抗震救灾出点力呢?再说,北京奥运会已经临近了,说不定借奥运东风,也许会拍出个好价呢!

  有小王姑娘的帮忙,很快就通过网络与京城邮友取得了联系。也正好该两件邮品刚刚从国外调入,正要为秦志发寄呢。

  秦志把自己的想法向对方进行了说明,委托对方代为义捐、拍卖等等。处理完毕,他才长长出了一口气,仿佛压在心上的一块石头落了地。

  (五)

  钱飞接到秦志发来的E-MAIL,已经是地震发生十天以后的事了。

  这天,他一下班,第一件事照例打开邮箱时,一句“我还活着!”的邮件,着实让他大吃一惊。他兴奋得饭也顾不上吃了,立刻与好友秦志在网上聊了起来。

  钱飞迫不及待地问这问那。

  秦志向这位远方的邮友介绍了震区的情况、震灾给其家庭带来的毁灭性破坏、以及自己目前伤情及恢复情况等等。

  钱飞边读着邮件边擦着眼泪,还不时地发去几句安慰的话语,开导他要珍惜生命,尽快调整好心态,面对新的生活。尽管他自己都觉得讲这些话语是那样的苍白无力,但眼下也只有如此了。

  以邮为媒,南北相牵。两人聊了一会儿,自然就进入到了集邮的话题。当钱飞得知秦兄苦心集研多年的邮集已毁于震灾后,立即产生了一种剜心般的感觉——不组集不知道其中的甘苦啊!暂不提平日里紧衣缩食、甘度清贫购邮开支;单说锲而不舍、四处寻觅所付出的精力和不断钻研、日积月累的追求,则是局外人无论如何也体验不到的。

  钱飞是非常理解秦志此刻的心情的,他准备回避这个话题,不再谈集邮,以免使秦志加重心理上的伤痛。

  就在这时,秦志提到了义捐两件邮品的事。钱飞一听,更是既惊讶又感动,他强忍住激动,不知说什么为好。多么可敬可亲的邮友啊!在自己身遭大难、弥留刚返之即,还想着让珍邮用到能发挥作用的人之手,为世界邮展做贡献!

  钱飞的思绪很乱,他不想把拍到的那两件邮品的事立即告诉秦志,他要找一个合适的机会、恰当的场合。

  为了让秦志早点休息,钱飞心思沉重地道了声“晚安”,便下了线。

  (六)

  自从与秦志重新联系上以后,钱飞的心情难以平静。

  他除了上班教学以外,全部的心思几乎都在想着远方的秦志。想着他那舍身救学生的壮举;想着少了一条腿的他,躺在康复床上的情景;也想着他那没有组编完成、却又损毁了的邮集,以及他的义捐又被自己花高价拍到的那两件珍品。如果没有发生地震,这两件珍贵的奥运邮品,一定会在秦志的邮集里大放光彩,定能使他的展品如虎添翼,画龙点睛般冲上世界邮展的领奖台。可现在……

  钱飞思来想后,一个不太成熟的想法在他的心中逐渐明晰起来。

  他打开E-MAIL,开始给秦志发邮件。

  “秦兄:你好!你的遭遇让我痛心疾首,你的行动令我肃然起敬。你不愧为人民教师这个神圣的称号。在教室即将倒塌的生死关头,你本来可以第一个冲出教室,可你却为学生让开生命的通道,把危险留给了自己!你这看似极简单的一让,铸就了伟大的师德!”

  “秦兄:地震震不倒你,废墟压不垮你,你同谭千秋、张米亚等老师一样,都是人民教师的楷模、是顶天立地的英雄!是我们学习的榜样。你的学生感谢你,全国人民感谢你!”

  “秦兄:到我这里来吧!离开你家人安息的地方,对你的康复或许会有好处。我们这里四季分明,山青水秀,热情淳朴的抚顺人民已经向灾区敞开了帮扶救助的大门,你只要向当地有关部门提出要求即可。”

  “秦兄:我知道,咱俩除了工作以外,都是嗜邮如命的主。带着你那浸透着心血的珍贵邮藏,到我这里来吧,我还给你一个意想不到的惊喜——让我们的邮藏合并到一起,精心制作一部充分体现‘更高、更快、更强’的邮集。然后,我们携手一起去参加世界邮展,共同去实现攀登世界邮展高峰的夙愿。”

  “秦兄:让我来作你的腿,去继续从事我们喜欢的职业;去继续参加我们酷爱的集邮活动。对了,我已经作出决定,邮集就以我俩的名义向邮协报名。现正在进一步地修改、完善,就盼着明年国庆期间参加世界邮展了。我觉得,如果用您的经验和技巧、再补充一些必要的邮品素材,这部集子在世展上获奖是没有问题的。你同意我的主张吗?”

  “……”

  (七)

  秦志这几天恢复得不错,精神状态也明显比前几天强多了。

  小王姑娘又把那台“笔记本”搬来了——后来才知道,这是小王姑娘随身携带的现代化通讯“武器”。

  秦志急忙打开了自己的邮箱。

  读着钱飞充满真情的邮件,秦志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了。他的双眼逐渐模糊起来,接着竟然抽泣起来。

  他把电脑推给了小王,哽噎着说:

  “小王姑娘,麻烦你,给我读一下。”

  小王姑娘也深深被这两位邮友的真挚友情而打动,几次也都读不下去了。最后她说:

  “秦老师,您应该同意他的建议。钱老师的决定是对的,这样对你的身体和心理康复都会有好处的。”

  “让我再想想看。”

  “如果你同意的话,手续的事由我来替你办。我真诚地盼望您能尽快与老朋友相见,更祝愿您早日恢复健康!”小王深切地说。

  ……

  几天以后,满怀对异地邮友的思念,秦志的担架在一大群学生的簇拥、送行下,被抬上了北去的列车。

  车轮锵锵,载着浓浓的邮情和祝福,向远方驶去……  

  (附图为1896年希腊发行的世界第一届奥运会纪念邮票。初稿2008年,修改于2017年6月)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

辽公网安备 210411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