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记忆往昔 >> 记忆珍藏 >> 正文

郭秀江:走在冬季(三)

我要评论 来源:抚顺七千年  2017-8-8 9:24:20  作者:郭秀江  编辑:李丹  
[导读]:严冬季节,北国该是白雪皑皑的。有的年份雪少,可万木萧索,却是年年冬天的景象。在这个季节,走进沪上,便走进了长江流域的连绵阴雨。虽然北方的干燥让我们对雨水格外青睐,却也受不了沪上这个季节里雨水的缠绵。  四周阴冷阴冷的,洗几件衣服,一周都干不透。卧具摸上一把,手感潮潮的。早起窗子玻璃上的哈气往下流水,窗框上结了一层密...

  

  严冬季节,北国该是白雪皑皑的。有的年份雪少,可万木萧索,却是年年冬天的景象。

  在这个季节,走进沪上,便走进了长江流域的连绵阴雨。虽然北方的干燥让我们对雨水格外青睐,却也受不了沪上这个季节里雨水的缠绵。

  四周阴冷阴冷的,洗几件衣服,一周都干不透。卧具摸上一把,手感潮潮的。早起窗子玻璃上的哈气往下流水,窗框上结了一层密密麻麻的水珠。阴面的墙面上,出现了一块块潮湿的印记,有的甚至长出了绿苔。

  初来时,习惯了一进门,就把羽绒服脱掉,儿子连忙制止,说得保温。开始不信,果然越来越冷,那种冷是慢慢地漫上来的,可以把周身冷得很彻底。

  这时节阳光格外受人青睐,一旦太阳钻出云层,感觉身体立刻舒展开来。家家户户的凉台上,很快色彩缤纷起来。这点阳光金贵,赶紧把惜得衣服拿出来晾晒。

  只可惜,阳光的出现经常是短暂的,躲进云层不久,淅淅沥沥的雨又没完没了。可那树、那草、那花,却被滋润着,依旧绿着、红着,视觉却是享受的。

  这个时节再向南,越过南岭,跨过琼州海峡,索性走到海南岛的最南端——三亚,那里碧海蓝天,骄阳似火,椰风微拂,俨然盛夏一般。

  2005年12月,我和同伴乘一艘游船,在南海的海面上回望天涯海角。有位驴友说昨晚接到家里的电话,家里的气温接近零下30度。此刻听到这话,竟然有些恍惚。

  冬季里由北向南的游历,把季节的更替浓缩了,空间的推移达到了时间推移的效果,可见我国南北地域跨度之大,跨过了几个气候带。

  向来没有“大国沙文主义”的我,面对这种感觉,还是不由得为疆域辽阔的国土而自豪,作为一个大国国民的自豪感,竟油然而生。

  2017年7月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

辽公网安备 210411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