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文化抚顺 >> 琥珀文苑 >> 正文

韩建华:土豆花

我要评论 来源:辽东网  2017/8/7 10:30:04  作者:韩建华  编辑:李丹  
[导读]:我记得每年四月中旬,大人们将柳条篓子搬出来,小心翼翼的打开裹着好几层的牛皮纸,将土豆铺在地上,用小刀切下带有嫩白牙子部分,茁壮的牙子连同她周围的土豆约鸡蛋一般大,这就是土豆种子了。那时候大人们干活,小孩子在旁边围观,大一点的孩子也会参与其间。我早早地成了一个参与者,除了我必须这样做意外,还因为我我喜欢极了奔走在有着春晖的田地,我更期待展望盖满绿色和开满土豆花的田垄。

  突然想起土豆花,是我在一个微信群里看见了一个叫“土豆花”的朋友,起初,我并不很在意,可是,一缕缕淡紫色和奶白色的光辉温暖着料峭春寒中的我。

  我记得每年四月中旬,大人们将柳条篓子搬出来,小心翼翼的打开裹着好几层的牛皮纸,将土豆铺在地上,用小刀切下带有嫩白牙子部分,茁壮的牙子连同她周围的土豆约鸡蛋一般大,这就是土豆种子了。那时候大人们干活,小孩子在旁边围观,大一点的孩子也会参与其间。我早早地成了一个参与者,除了我必须这样做意外,还因为我我喜欢极了奔走在有着春晖的田地,我更期待展望盖满绿色和开满土豆花的田垄。

(图片选自网络)

  晴春的暖阳温柔地照在窗子上,照在褐色的土地上,照在一朵朵的小草上,仿佛空气中满是春天里太阳的味道。蓝色的天空下永远不缺乏小孩子最喜欢的颜色,而我,偏偏喜欢绿色点缀褐色的土地和绿色中泛出的淡淡紫色的光辉,最好是它们交织着,泛出一丝丝的温婉,让我在饥寒中获得一份精神的慰藉,让它装点我的精神世界。在前些年,我害怕极了别人说我来自乡下,就连旁边的人说“农村人,老倒子”,我都会很不自在地低下头。现在想起来,我的精神世界秘密庭院中,有着无尽的土里土气,我却视它们为珍宝,颇让我窃喜。于是我得意地回忆着土豆花。

  她的花瓣儿五角星一般,有些是奶白色的,有些是淡紫色的,中间的蕊则是黄色的。一簇簇的花花点缀在油绿的叶子中间,令我心生爱怜。可能她从没得到过人们的赞美,从没得到过人们的关注,甚至有人嫌弃她多余,因为她结的绿色果子不能食用,随后她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尽管如此,我还是固执的喜欢淡紫色土豆花的颜色,她是夏天的颜色,是少女裙钗的颜色,抑或是女孩子内心柔软的色彩,这种颜色令人无限的向往,而我,也只有在心中一遍又一遍的怀想,我毫不吝啬用心之墨汁,不断地调匀她,让她更安静,更舒展。后来,我上了辽外师,那是我以诸如“这顿不饿,明天早晨再吃”等各种借口从伙食费里,达成了拥有一件土豆花淡紫色外套的心愿,也让我做着怀春的梦。

  挂着露珠的花朵着实招人喜欢,雨中的花朵更令人心生爱怜,可是逢着干旱天,她们又是那样的令人担忧。傍晚时分,我们在洋井上接上一个黑黑的胶皮管,管子的另一端通向每条垄沟,我们轮流压水井,清清流水流过,泥土散发着芬芳。过几天,我看着叶子青青的样子,再过几天我看着一朵花的绽放,接着又是一朵,然后是一簇簇的紫色或米白色的花花盛放于油绿的秧苗之中。

  倘若我面前满是高贵的牡丹,典雅的兰花,圣洁的荷花,清绝的梅花,我当然会兴奋不已,然而热情之后,我依旧舍不得忘怀无华的土豆花和她曾经给我的青葱回忆。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

辽公网安备 210411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