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记忆往昔 >> 记忆珍藏 >> 正文

姜斌:怀念“见字如面”

我要评论 来源:抚顺七千年  2017-7-17 9:56:54  作者:姜斌  编辑:李丹  
[导读]:现在的人们,随着高科技文明带来的生活享受以及生活方式的改变,早已远离了信件,更难以从自己写信的快感中,去寻找书信的那种亲切和它曾经带给人们的情感。但在那个没有住宅电话、没有电脑、没有手机的年代,鸿雁传书却是人们传递感情的唯一方式...

作者珍藏的八十年代部分信件

  现在的人们,随着高科技文明带来的生活享受以及生活方式的改变,早已远离了信件,更难以从自己写信的快感中,去寻找书信的那种亲切和它曾经带给人们的情感。但在那个没有住宅电话、没有电脑、没有手机的年代,鸿雁传书却是人们传递感情的唯一方式。

  因此,尽管现在资讯极为发达,但我对书信的眷念一直萦绕在心头,有时不经意间翻看昔日我收到或我手写的那一封封书信,还是勾起我许多温馨的回忆。

  我开始学着写信大概是上世纪六十年代,那时我上小学,家里亲戚不多,但是却相距甚远,唯一的舅舅在北京工作,唯一的叔叔随水利工程部门辗转于全国各地,因而与他们的联系自然是父母与他们的书信往来。每每父母写完信的时候会让我也写一封,我就学着大人们写信的格式写上一些问候、想念的文字,歪歪扭扭的,还不时写错别字,作为父母书信的附件一同寄了出去。


五十年代邮递员(资料图片)


八十年代邮递员(资料图片)

八十年代邮递员(资料图片)

  开始还不觉得怎样,等到远方的亲人回信了,信中提到了我,感到特别高兴,起码说明他们看到了我给他们写的信了。记得那时候父母写信最常用的话是“见字如面,见信如晤”什么的,开始不懂是什么意思,但以后从收到回信的字里行间里,慢慢有了体会,一看到那熟悉的字体和信中的语气,真有点见字如面的感觉了。

  可能从那个时候起,我就喜欢上了写信、盼信、回信,会定期的给外地的亲人们写信。回信地址大都是母亲单位,放了学有时会去母亲单位看看是否有家里的信,而且还多了一个爱好,集邮。在关注家书的同时,也注意别人信件上好看的邮票。看到心仪的邮票就央求人家把邮票给我,回家放水盆里泡一会再慢慢揭下,晾干夹入集邮册,因而那个时期我收集了许多信销票。

  1969年初,北京舅舅家的表哥在学校应征入伍当了海军,到福建守海防。我又开始了与长我一岁的表哥通信,我们从小是在抚顺一起长大的,感情很深。这一年的冬天我也参加工作到了邮电局,互相写一些见闻趣事和勉励的话,有时会在信里夹寄一张照片,收到可高兴了。想起那个书信年代,会浮现出当年写信的情景和翘首期盼回信的心情。


上世纪50年代专门介绍写信的书籍



小朋友寄信

  七十年代邮电系统分营了几年,形成了南院电信、北院邮政的格局。由于经常在南北院走动,也慢慢地对信件从寄出到送达的流程有了大概的了解。邮政通信的特点是实物传递,全程全网,主要依靠运输工具,因此不可能由一个局完成任务。其实,当我们从把信投入信筒的那一刻起,就已经纳入到了邮政传输的程序之中。会有人按时把信筒的信件取出,在工作台划路由封装邮袋,短途的一般用邮政专用汽车运输,长途则用火车或者飞机。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

辽公网安备 210411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