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文化抚顺 >> 琥珀文苑 >> 正文

蓝 狐:小白

我要评论 来源:抚顺晚报  2017-7-14 9:26:22  作者:蓝 狐  编辑:李丹  
[导读]:聪明的小白像是知道了自己的处境一般,偎在我的怀中竟仰起小脸定定地打量起我来。我索性低下头去,默默地与它对视了好久,好久。末了,我叹息着说道:“唉,你说,要是你能乖乖地,既懂事又听话,主人能不要你了吗?”我的话音刚落,小白像是真的听懂了我的话一般,竟麻溜低下头去,同时死死地闭紧了双眼,再也不肯与我有半点互动。

  女儿一直非常喜欢小猫,所以我托朋友从一家工厂散养的一群小猫中将小白选中并抱回家来。女儿意外地看到小白煞是欣喜,又是端详,又是抚弄,继而还迫不及待地对小白未来的成长很是细致地规划了一番。看到女儿开心的样子,我也不由自主地愉悦起来。

  然而好景不长。爱人在外出归来后,先是嗅到了屋内恼人的气味,继而又发现有小白的便溺,索性在一连数落了养猫的无数个烦恼之后,大声地说道:“家里要是再留小猫,那我就坚决不在家里待着……”我只得向爱人抱歉,同时表示,容我与女儿商量,看可否将小猫转送他人。

(图片选自网络)

  可转过身来,我的心竟蓦地抽紧起来。

  我首先想到了爱人。一个把全部身心都交付给了我和女儿和家务的人,我想她对于家中一丝一毫的变化,都会比我和女儿感受得更加敏感细腻,有时候哪怕仅仅是一个小小对象的增加、抑或仅仅是一丝柔柔气息的强弱,都可能会牵动她的神经,引起她的波动。如今,一只原本就不大喜欢的小猫的加入,无疑更会引得她难以接受,大加抵触。一个已然形成了如刻度一般明晰生活节奏的人,想要让她对如常的日子重新加以编配和改变,应该比整容抑或换血还难的吧,我想。

  其次我想到了女儿。聪明伶俐的女儿一向对猫咪有着特殊的好感,但凡看到或是听到有关“喵星人”的情态和趣事,往往都会拿出相当大的热情表示关注。还有的时候,她会把听到和看到的有关猫咪的“星闻”讲给我来听,以期能引起我的兴致,进而会一鼓作气为她也讨回一只猫来。但直到这会,当我急急地将小白给抱回家来,刚刚让小白吃上两顿热饭,刚刚与小白有了粗浅的认识,却又不得不将小白“请”出家门,我真的难以想象女儿该会作何感受。

  当然我还想到了小白。虽曾是在工厂的院落间散养的小猫,但是它却丝毫没有散养猫咪所大多具备的所谓“野性”,更多的时候,它反而尤其愿意依偎在我的身旁,或者干脆坐到我的怀中,一边嘟嘟嘟地打着猫鼾,一边将一份由衷的安然和踏实传递开来,以至让人见了,内心里总禁不住会生起阵阵爱怜。每每我低头看着它安然熟睡的样子,便非常不忍心再去移动,生怕我的一个无意的转身,生硬地惊觉了它难得的酣梦。以至,久坐之后,我的两腿总难免会渐渐地发麻,僵硬。可是,为了同样堪称是孩子的一只小小猫咪,麻就麻吧,僵且僵吧,谁让咱独独对它情有独钟,偏爱有加呢!

  思来想去,我终于没能找到一个让烦乱的心绪得以慰藉的路径,只得怏怏地挪到户外,发动汽车,满是茫然地来到女儿的学校,等待女儿上车,尔后……艰难地向女儿说出了内心的隐忧。

  女儿先是沉默了片刻,继而说道:“那好吧,要不我打听一下班上的同学,看看要是谁喜欢,就送给她。”尔后,慢慢地把脸转向窗外,一边将耳塞里的音乐声音加大,再不言语。又过了好一阵儿,女儿才不免叹息地跟我说道:“唉,说来也怪,那天你刚刚把小猫抱回来,我就急急忙忙地用手机给它拍照,可那会儿我就隐隐地感到,这只小猫可能在咱家呆不长……”我没有吭声,只是下意识地抿了抿嘴唇,凄惶地握紧了手中的方向盘。

  回到家,女儿第一时间便将小白抱到了自己的房间内,并严严实实地关好了房门。我则毫不犹豫地跑到卫生间,抓过被小白弄脏的床垫,认真且仔细的洗刷起来。再看爱人,先是不免愣怔地走过来打量了我一番,又扭头朝着女儿紧闭的房门看了两眼,转而坐回到餐桌旁,吆喝着我和女儿“来吃晚饭”。然而在这个时候,我又如何吃得下去?索性一股脑将整个床垫洗涮干净,并又简单地整理了一下小白的用具,这才坐到餐桌旁拿起了碗筷。女儿见我坐到了餐桌旁,才满腹心事似的走出闺房,端起碗筷,且只是草草地吃了几口,便又隐身到自己的房间与小白作伴去了。

  女儿再出来时,已经是夜半时分了。她来到我的书房问我:“今晚,让小猫在哪儿睡好?”我说:“还是放回书房来吧!”女儿听了,有些担心:“书房冷啊!”我提醒她:“我怕它弄脏了你的床单……”女儿没再吭声,转身回到闺房,半晌才抱着小白出来,一声不吭地将它放到了我的怀中。我默默看着女儿,好想跟她说些什么,但只见女儿犹豫了一下,随即快速地返回房间,熄了灯,再没言语。

  聪明的小白像是知道了自己的处境一般,偎在我的怀中竟仰起小脸定定地打量起我来。我索性低下头去,默默地与它对视了好久,好久。

  末了,我叹息着说道:“唉,你说,要是你能乖乖地,既懂事又听话,主人能不要你了吗?”

  我的话音刚落,小白像是真的听懂了我的话一般,竟麻溜低下头去,同时死死地闭紧了双眼,再也不肯与我有半点互动。

  此情此景不禁让我重重地发出了一声长叹,心竟也跟着涌起了一阵酸楚。因为我知道,这一晚过后,小白怕是将永远离开我的怀抱了啊!

  事实也果然如此,就在第二天傍晚,我在赶到女儿所在学校的时候,女儿特别拉过她的一个同班同学跟我说:“爸,这是我同学,她已经答应了,收养咱家的小猫。你看,要不要这就跟你一起回家去取?”那会儿,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更不敢接受这突如其来的现实。可待我再次抬眼看向女儿的时候,在她脸上所流露出的那份坦然的笑意,却让我陡然感到了一种对于一个孩子而言尤其难得的忍让与包容。随即,我同样朝着女儿和她那同学笑了笑,一边吆喝着小姐俩上车,一边转过脸来悄悄地长吁了一口,跟着踩下油门,赶回家来。

  接下来的这一系列片段场景,估计会长久地印映在我心灵的记录仪上,挥之不去:

  ——女儿轻快地给爱人引荐自己的同学。

  ——小白大声叫着爬到我的怀中,一只前爪死死地勾住我的衣襟。

  ——女儿嘱咐同学一定要给小白保暖,一定给它吃药。

  ——小白被装入纸箱,转而又慌张地挣脱出来。

  ——小白大睁着双眼从纸箱的缝隙向外张望。

  ——女儿捧着纸箱和同学并肩走出家门……

  几天后,女儿放学后刚一来到我的身旁,便已然是泪花倾纷。我一脸的不解,忙问咋了?女儿慢慢抬起头来,涌着大颗的泪珠儿对我说:“小白,死了。”“什么?小白死了?”女儿说,小白转送给同学的时候,就已经患上了严重的传染性肠炎,同学虽然在最快时间将小白送到宠物医院抢救,却终因病情过重,不幸夭折。

  那一晚,我一个人坐在书房内想了很多。如果女儿并不喜欢猫咪,我就不会几次三番想尽办法为她淘弄来个小白,如果爱人并不过于嫌弃猫咪,女儿就不会百般无奈忍痛割爱将小白转赠他人,如果……

  到底为何不能一起过活

  习惯和适应常常缺少了磨合

  此刻的你莫非依然会流泪么

  希望能帮帮你

  让愧疚可以包容曾经的错

  到底为何不能心平气和

  挑剔和接纳常常篡改了本色

  此刻的你难道依旧会不舍么

  恳求能吻吻你

  让撕裂有幸完成痛苦的愈合

  我是不是你想要的我

  你是不是我命里的缺

  让我从你的心里走失

  从来就不是我的选择

  你是不是我想要的你

  我是不是你命里的劫

  让你在我的梦中消散

  原本就不是你的传说

  抬手写下这一行钻心的字句,我的耳畔竟仿佛再一次传来小白柔弱的叫声:喵呜。喵呜。喵……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

辽公网安备 210411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