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记忆往昔 >> 记忆珍藏 >> 正文

王尧:母厂汽水的味道

我要评论 来源:抚顺七千年  2017-7-13 9:42:46  作者:王尧  编辑:李丹  
[导读]:2017年冬季的寒冷很漫长,春天好像来得又晚又短。当人们还没过嗅够树枝绽放新绿、朝花滴着清晨雨露的清新味道,没有过足出户踏青的瘾,气候就由寒冷阴湿骤然进入了酷热难当。这几天更是持续数天的33度高温,举手投足就是一身汗。每天都要泡足了茶水,指望一杯接一杯地浇灭高温焦灼的苦焰,但刚泡的茶水太热一下子到不了嘴,这不由得令我想...


  2017年冬季的寒冷很漫长,春天好像来得又晚又短。当人们还没过嗅够树枝绽放新绿、朝花滴着清晨雨露的清新味道,没有过足出户踏青的瘾,气候就由寒冷阴湿骤然进入了酷热难当。这几天更是持续数天的33度高温,举手投足就是一身汗。每天都要泡足了茶水,指望一杯接一杯地浇灭高温焦灼的苦焰,但刚泡的茶水太热一下子到不了嘴,这不由得令我想起了35年前我的母厂——老抚挖的汽水味道。

  35年前的夏天也很热,工厂的夏天尤其热。每天只有早晨7点前还凉爽些,上班的职工大军就早早地提着饭盒,忙忙碌碌地行进在路上。进了车间、班组,不管再热你也得换上工作服,戴上工作帽和手套、蹬上大头鞋,这是工作纪律和安全条例的要求。

  以前有的女车工嫌热,爱美,摘掉了帽子,一不留神就把大辫子卷在了飞速运转的车床里,一头乌发被扯了下去;也有小伙子图凉快,满不在乎敞开了工作服,可衣襟却被拽进了高速运转的车床,被割伤了肚皮。一句话,工厂的安全规程是用血的教训垒成的高压线,不能逾越,更不能存有丝毫侥幸心理。在工厂里,没有干一辈子身上不碰破块皮的“福将”。


  话虽如此,可“早八晚五”都要摆弄沉重的铁块、毛坯件、钢筋、配件,或在车床前一个接一个地干计件,或抡着大锤把铁板砸成型,或在上千度的高炉前炼钢,或冒着刺鼻的油漆味给各种型号的挖掘机各部位“一块玉”似的上漆……,耳边听着机器的轰鸣声,大锤爆砸在铁坯上的“叮当”声,满车间电焊刺眼的弧光和焊丝灼在结构件上“嗤嗤”的响声,浑身真是披雨似的汗,早就跟工作服粘在一起了,还不能脱掉。没有一两年的打拼,谁都很难习惯这种要付出巨大体力劳动的岗位,适应、或者说忍受这不间断的、潮水一样噪声的工作节奏和环境。

  最有说服力的“爱岗敬业”教育,是干部带头跟工人一起这样劳动、这样辛苦。“少年不识愁滋味”的机关年轻干部下到车间、班组慷慨激昂的搞教育,老工人们一笑置之,想看节目似的看着这些看着住宅区楼根下、门洞前长大的孩子,而青年工人们就不免肚子里嘀咕、脸上一副撇着嘴的牢骚相:“你说得好听,高调好唱,就这,热得、渴得跟上甘岭似的,你下来干几天试试?” 


  午休了,班组的工友到汽锅里拎回了饭盒,大家坐在铁板、木头做的桌子前用餐,也是开会、贯彻生产指示的会议桌,这时是一天劳动中最难得的休憩。人们一茶缸、一茶缸地喝水,以补充身体失去的水分,班组的柳条暖壶打了一壶又一壶。工友们彼此开玩笑说谁“咕咕嘟嘟”喝水的样子像“驴饮”,老师傅们照例抽烟解乏,喝浓茶解渴。可小青年们既没有喝茶的习惯,也不好意思当着老师傅的面儿,优哉游哉地泡茶“摆谱”,没大没小地抽烟,多半是徒工、每月只挣17、8块钱的他们,更没有太多零钱去买包“茉莉花茶”和烟卷,白水喝起来又淡然无味,小青年们就像曹孟德“望梅止渴”似的,想起平时在家喝的汽水了。

      那时候汽水是夏天的主饮料。什么“雪碧”、“芬达”、“可乐”都上市了,汽水牌子也“百花齐放”,橘子味的、香蕉味的、猕猴桃的,味道丰富多样。但抚顺人喝汽水比较“矫情”——咱们是辽宁2300万人饮水的浑河水源地,咱的酒好、汽水也好,抚顺人对当年自己出的“荒地牌”、“每天牌”汽水情有独钟,别的汽水根本不入法眼。可那是在工休、在家时,喝什么随你的便,这可是在工厂,你好意思拎着几瓶汽水上班啊?只有流着口水干想。


  正馋着呢,嗨嗨,——“救星”来了,厂子行政处的工人们推着手推车,给各车间送汽水来了,那是咱厂子“勾兑”的自制汽水。大热的天,这些后勤部门的工人们每天都跟一线车间一样忙,要给路边的绿树、花草浇水,要清扫厂区的路面,看看他们的工作服,也早就被汗碱给蹋透了,背后白色的布面沿着汗水的轨迹,纹着一条条灰白的痕渍。手推车上横放着一个长长的钢质的蓝色氧气瓶,拧开氧气瓶的开关,汽水就“嗤嗤嗤”地“喷薄而出”,倒在缸子里还透出寒气,冒着一堆堆大大小小的气泡,就像一嘟噜透明的玻璃球似的。

  我开始还“触触探探”的不敢喝,看着那钢浇铁铸、又长又重的氧气瓶直犯核计:“这是工厂生产用的铁家伙啊,指不定放过什么工业气体,能装喝的汽水?”可终于挡不住焦渴,试着喝了一小口。喝!这下妥了,太清香了。那时候也不懂什么叫“碳酸饮料”,更没打听是用什么“香精、柠檬酸、二氧化碳”等什么原料、配方勾兑的,反正这工厂土制的汽水没有市面上的汽水那么甜、那么腻,也没有开了盖就直冲鼻子和脑仁儿的辛辣味,就是朴朴素素的清香,鼻子不呛得慌,入喉顺气、清冽、解渴,一杯下去,眼清目明,精神抖擞。想再接一缸备着,环卫处的大姐一笑:“接吧接吧,再多喝点儿,干活儿悠着点儿,年轻人别光凭火力壮,别累得脱水了!”可是,守着这么好喝的汽水,在阳光暴晒下走遍每个车间的她们,没见过她们喝上一口。

  离开母厂几十年了,我再也没喝过那么好喝的汽水。

  因为一直在路上,一直把母厂的影子带在记忆里从未遗忘,犹如自己的身体发肤似的存在,忙起来也久未细回想。今天想起了母厂汽水的味道,心头骤然发热,不知道是热风吹痛了眼睛,还是汗流进了眼里有点辣,有点酸。我的兄弟姐妹,天热,照顾好自己,你们不再年轻了,喝解暑的饮料,就按母厂汽水的味道去寻找。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

辽公网安备 210411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