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记忆往昔 >> 记忆珍藏 >> 正文

郭秀江:旧日邻里(三)

我要评论 来源:抚顺七千年  2017-7-11 10:13:44  作者:郭秀江  编辑:李丹  
[导读]:2003年,我们石化自己开发的第一个商品房小区开盘了。因为看好了新楼的房间格局,我先生决定“弃旧图新”。于是,与周老师的邻居关系就打了句号,相互都依依不舍。新楼盘只对石化员工出售,所以居民环境依旧不杂乱。只是范围由原来的生产厂扩大到公司,且业主整体年轻了一个年龄段,平日里大都匆匆忙忙,谁也没刻意地互相结识。

  2003年,我们石化自己开发的第一个商品房小区开盘了。因为看好了新楼的房间格局,我先生决定“弃旧图新”。于是,与周老师的邻居关系就打了句号,相互都依依不舍。

  新楼盘只对石化员工出售,所以居民环境依旧不杂乱。只是范围由原来的生产厂扩大到公司,且业主整体年轻了一个年龄段,平日里大都匆匆忙忙,谁也没刻意地互相结识。

  一晃十几年过去了,我只有与年龄相仿的楼上有过几次“串门”的往来,往往有事都是楼上楼下打电话的。所谓“事”,不过是“为啥停水了?”;“你家电视正不正常?”等等,完全没有了原来邻里的交流与交往。

  即便如此,有几件温馨的小事,依然流淌着旧日邻里关系的余韵,依然暖人心怀。

  记得是刚搬进不久的一个早晨,开门出去,觉得脚下有些异样,低头一看,一块踏垫铺在门口,此刻,正在我的脚下。

  是谁放的呢?我正要回头问先生,却发现对门的门口也放着一张一模一样的踏垫。噢,我心下明白了,一定是对门那位只见过几面的年轻主妇。

  我为她的周到体贴所感动,更为她的无言所感动。从那个早晨起,两张淡绿色的由化纤地毯裁做的踏垫,就这样咫尺之遥地相对着,让我常常想起那张挂着笑容的脸。

  一天上午,我没出门,记得是上班时间刚过,门外就响起了敲门声。

  出于警惕,我没有立即开门,从门镜里看到的是一张年轻女人的面孔,我隔着门问声“谁?”只听门外说:“鈅匙”,“你家的鈅匙”。我没懂,但因为门外是女人,我胆子大了,打开了门。

  门外的人告诉我:“你家门上插着鈅匙!”我出来一看,是我先生的,记得他刚才出去时又返身回来取什么东西,看来是一时忙了忘了拔下。

  我谢过这位女士,并知道了她就住在楼上,碰巧看到了刚才的一幕。

  把自家的鈅匙忘在门外的锁孔,这个疏忽的后果很可怕,是这位热心的邻居,为我家消除了隐患,也让我重温了近邻胜远亲的感觉。

  一个严冬的上午,天很冷,我从超市采购回来,大包小包地拎在手里,下公交才走不远,手就有些僵。快到楼口时,单元门突然开了,我赶紧快走几步,想借个光省下放下东西再掏鈅匙的麻烦。可惜晚了两步,门在那人身后啪的一声关上了,出来的是一位斯斯文文的年轻人。

  看到我的窘况,年轻人微笑着掏出鈅匙转身打开门,并伸手为我拉住楼门,直到我走进去,才轻轻地合上门。

  事过很长时间了,再走过楼口时,还常常想起那个瞬间,仿佛那股暖流又在周身循环起来,我也不时地做些举手之劳却叫他人方便的事。

  自现代城市把市民的居室一层层摞起来,越摞越高,家家户户就变得越来越封闭,空间距离近了,邻里相互间反而疏远了。

  有人说,经济文化越发达的地区,人情味越淡薄,这话有一定的事实依据,但不知是不是必然联系。

  近十年常居沪上,在这里,公共场所鲜见吵架,酗酒的现象。偌大地铁里干干净净,车厢即使高峰拥挤时也很少吵杂。人多的地方处处排队,公共环境秩序比起我经过的许多城市要好得多。在这里,能明显感受到国际化的大都市的文明。

  三年前儿子搬进了地处中内环的一处高层小区。每单元一层三户,我住在这里也有两年了。至如今,我仍不认识其余两家的人,更谈不上交往。在享受现代化都市文明的同时,也深刻地感受到日常生活邻里的寂寞。

  旧时的村庄和老城四合院中亲近交融的邻里关系已经成为遥远的记忆。

  旧时计划经济时期单位居民楼中热心互助的邻里关系也将成为遥远的记忆。

  同很多已经消逝和正在消逝的温馨记忆一样,不知是不是社会发展必须付出的代价?

  2017年6月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

辽公网安备 210411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