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记忆往昔 >> 记忆珍藏 >> 正文

佟贵杰:说说有关“戏匣子”的记忆

我要评论 来源:抚顺七千年  2017-5-19 9:09:12  作者:佟贵杰  编辑:李丹  
[导读]:其实这“戏匣子”就是收音机。你可千万别小看这收音机,这在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是出了名的“四大件”之一,谁家要是有一台精美漂亮的收音机,那绝对是风光的。甚至成为当时谈婚论嫁的“条件”之一。那时候,有一句有这...

  “戏匣子”这一名词对于现在的年青人来说实在是太陌生了。

  上世纪七十年代前出生的人,则常会听到“戏匣子”这个词。

  其实这“戏匣子”就是收音机。你可千万别小看这收音机,这在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是出了名的“四大件”之一,谁家要是有一台精美漂亮的收音机,那绝对是风光的。甚至成为当时谈婚论嫁的“条件”之一。那时候,有一句有这样一句顺口溜:要想婚事快快办,“蹬蹬、转转、听听、看看”。这“听听”指的就是“收音机”。由此可见这收音机在人民生活中的重要地位。

  收音机不但是人民生活的必需,更记载着一个无线电时代的进步与发展。说起来,与无线电广播形影相随的收音机历史也只有百年。

  “三月里,天气晴朗。玉宝拿上镰刀、绳子,和屯子里八九个穷孩子上山去拾草……”这是三十多年前,“戏匣子”里播出的中央电台曹灿叔叔播讲的《高玉宝的故事》。

  哥哥组装了一台不用电源的“矿石收音机”又称“耳机子”。

  早在1904年电子二极管发明之前,人们就已经发现某些矿石具有单项导电的特性。1906年无线电广播诞生后,随着广播的兴起,美国科学家邓伍迪和皮卡尔德利用矿石晶体进行试验,发现了它的检波作用,将其与几种简单的组件连接,就可以接收到广播节目。二十世纪初叶,美国的矿石收音机与电子管收音机同时登陆中国上海等沿海城市,其中以矿石机最受欢迎,原因之一是它无需电源,经济、方便。



上世纪七十年代群众自己组装的收音机(资料图片)

  在平房顶两个烟囱绑根木棍,纽扣做绝缘子,扯上细铜线做天线;锤直炉钩子,砸到炕沿边地下做地线。能听中央、本省市广播电台。(早晨能听到《莫斯科广播电台》的开始曲)。在热乎乎的火炕上,带着耳机子入睡,伴随音乐苏醒。

  我用此“设备”一直听到七十年代末的《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歌曲。

  在当时,谁家有带按键的“红灯”牌“戏匣子”,不亚于现在一辆“宝马”。

  我父亲的每月工资是五十二元八角七。养活全家九口人(爸爸的工厂有救济)。全家口攒肚挪,终于在我上“抗大小学”的1970年,花七十多元钱买来上海无线电四厂出产的“凯歌牌”两波段电子管收音机。

  早六时三十分:一边吃热腾腾、金灿灿的玉米面窝头,雪里蕻炖豆腐,小葱蘸酱,一边听夏青、葛兰、方明等播音的《全国新闻和报纸摘要》。

  七时:歌曲《挑担茶叶上北京》、《毛主席走遍祖国大地》、《苗岭连北京》……

  十六时(小学都是半天课),是我最喜欢听的《小说连播》——中央台曹灿(我听是“陶叹”)叔叔等讲的《儿童团长谢荣策》、《刘胡兰》、《战地红缨》、《闪闪的红星》……

  二十时三十分,《新闻》结束曲《国际歌》后,中央和省市电台的《小说连播》开始:《矿山怒火》的黑子;《征途》的钟卫华、张三;《渔岛怒潮》的海生、二刁蛋、迟龙章;《艳阳天》的肖长春、焦淑红、马老四;《烈火金刚》、《林海雪原》、《海岛女民兵》(1972年中央广播电台虹云播讲)、《沸腾的群山》、《吕梁英雄传》、《激战无名川》(这些书后来为我藏书的 一少部分)……

  伴随我度过少年时一个个夜晚,充实、沉淀了文学素养——语文考试每每惊人的满分!7年级时在市报投稿登出,刚上班就当通讯员;而且熏陶了我爱国家、敬英雄、喜读书,自强不息、正直不阿的品格。


  1978年12月12日抚顺日报发表中学生的我的投稿

  现在看起来,这些作品的思想性仍然是纯洁健康、善良向上的;“高大全”的形象对社会作用是积极的。在歌颂平民百姓的英雄主义的同时,催产生了建设社会主义公而忘私的无数英雄、劳模。

  七十年代末,文艺节目闪耀了一瞬:刘兰芳的《岳飞传》给人耳目一新;杨振华金炳昶推动了相声,讽刺笑骂了假大空干部、公车司机等——至今更有现实意义。“失去的刺的相声也就死亡了”,逐渐被小品替代。

  嘈杂的“澳广”传出后来风靡大陆的歌唱忠贞爱情、赞美向往清纯生活的歌曲。歌手们是新加坡籍的黄晓君、潘秀琼、林竹筠、陈芬兰、黄露仪(黄莺莺)、韩宝仪、许美静、孙燕姿、岳雷、秦咏、李思松、黎拂挥;马来西亚籍的华怡保、张小英、蓝英、刘秋仪、柯以敏、罗宾、庄学思、巫启贤、巫奇;唱《成吉思汗》的艾慧那是印尼籍;日本籍的翁倩玉、陈美玲、璐璐、欧阳菲菲……台湾代表歌星谢雷、青山、刘家昌、万沙浪、孙情、李逸、刘文正、费玉清、潘安邦、姚苏蓉、杨小萍、龙雅、凤飞飞、邓丽君、龙飘飘、崔苔青、陈淑桦、蔡琴、蔡幸娟等。

  他们虽然国籍不同,所演唱的这些流行歌曲,运用的语种都是华语。

  大陆张 行为那个贫瘠的年代也曾作出首功的人:《阿西们的街》、《迟到》、《成功的路不止一条》、《小秘密》、《人生小站》、《多少次歌唱》、《一条路》……

  曾经沧海难为水,我对后来的华语歌坛嗤之以鼻。

  八十年代初,我国歌坛开始出现一批抒情歌曲,如李谷一演唱的《乡恋》,朱逢博演唱的《美丽的心灵》,郑绪岚演唱的《太阳岛上》,苏小明演唱的《军港之夜》等。它们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流行歌曲,而是同属通俗音乐范畴的其他类作品。其实这些歌曲只是我国歌坛向流行音乐跨越的过渡性作品。


  《午间半小时》主持人虹云、傅成丽

  此后,文艺及所谓“明星”鱼龙混杂,沉渣泛起,泥沙俱下——白眉大侠 、童林传 、乱世枭雄、三侠剑 、龙虎风云会 、隋唐演义、 薛家将、 铁伞怪侠 、大明演义 、隋唐演义 、呼家将 、三侠五义、封神演义 ……只有袁阔成的评书《西楚霸王》、《三国演义》如戈壁滩的一抹绿。

  中长波充斥医疗广告和浮躁颓废、不知所云的流行歌曲的喉音

  戏匣子”结束了辉煌。 

  八十年代中央台有一节目叫《海外乐坛》现在还记的主持人叫姚科。节目一开始是一段丰常迷人的长笛奏鸣曲,每天都听,也就是那时喜欢上了欧洲的古典音乐。

  1987年,中国第一档谈话节目《午间半小时》开播,以时间作为节目名称给人的是全新的感觉。虹云和付成励(1967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担纲主持,节目定位是要探讨改革的方方面面、关注人们思想观念的变化,一些敏感话题和民生热点都会在节目中进行讨论。立刻引起了全国轰动。当时很多人都是中午一下班,往家跑,赶着听12点的《午间半小时》,围在午餐桌上听。

  从此,“戏匣子”淡出我的视野。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

辽公网安备 210411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