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文化抚顺 >> 琥珀文苑 >> 正文

林茂:凝固的记忆

我要评论 来源:抚顺晚报  2017/5/17 10:56:28  作者:林茂  编辑:李丹  
[导读]:洁白的雪地留下一条鲜红的血迹,在我记忆的深处凝固。忘了是哪位圣贤留下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千古名言。人即如此,狗岂能例外。

  洁白的雪地留下一条鲜红的血迹,在我记忆的深处凝固。

  忘了是哪位圣贤留下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千古名言。人即如此,狗岂能例外。

  “叫驴”确实是一条恶狗。光长像就令人望而生畏,高大威猛,平时贴在脖子上的棕毛和半搭拉的耳朵,一见到生人就竖起来,大嘴一张吐出半尺长的舌头,眼露凶光,叫声瓮声翁气比驴叫还难听,人们就顺嘴叫它“叫驴”。说狗恶还不如说人恶。


  “叫驴”的霸道和他主人“猴哥”的霸道是那个特定时代留下的祸根。

(图片选自网络)

  猴哥的邻居章老汉养了两只山羊,一没留神羊偷偷跑到“猴哥”家的地边啃青草。“猴哥”看见了,冲“叫驴”一挥手,那狗就心领神会扑向两只山羊,几口就把两只山羊咬死在地边上,留下遍地血痕。羊偷嘴又死在人家地边上,章老汉是有苦难诉,只好忍了。

  “猴哥”家中有片果园在村子东边的山坡上。他每天都带着“叫驴”巡视几遍、生怕有人毁了他的树。人若是常常暗算别人就总是疑神疑鬼提防别人暗算自己,即使有时“猴哥”偷懒,那条忠实的狗也会自动代主巡山,从未间断。时值深秋,果园已是果卸叶落。我和弟弟在果园边挠树叶当柴烧,无意中弟弟发现落叶下有几个小苹果就跑过去拣了起来,一边擦一边啃,想不到“叫驴”从果园深处的小路上悄无声息地扑上来。弟弟大叫一声,撒腿往回跑,但还是被狗扑倒在沟边上。幸亏我抡着手中的耙子急时赶到才把狗吓住。我拽起弟弟才发现他的裤脚已被“叫驴”撕破,幸好没有伤及皮肉。我扶着浑身发抖的弟弟面对着“叫驴”一步步向后退,我知道此时我和弟弟俩远非是这条狗的对手,如果在没有脱离狗的攻击范围盲然转身逃跑,狗就会迅雷不及掩耳的从背后扑上来,这是狼的招数。也许是主人不在、没人给“叫驴”撑腰壮胆,它就眼睁睁看着我们走远也没有追上来。

  秋后,清贫的乡村已是颗粒归仓,连地里的茬子都刨回家当柴烧,田野里一片空荡荡的萧条。爸爸打开猪圈门把那头猪放出去自己拱点草根树叶充饥。傍晚,我从地里回来,老远就听见一阵阵撕心裂肺的猪叫,我寻着叫声跑过去一看,那头猪已被恶狗“叫驴”咬得满身是血,瘫倒在“猴哥”家的墙根下。“叫驴”正舔着嘴边的血冷冷地看着我。我的火气腾地窜到脑门,抡起手中的锹向“叫驴”劈去。“叫驴”横行乡里,除了主人它怕过谁呀,它向后退了几步两只前爪伏地嘴里发出示威的低吼。这时"猴哥"拎着一枝双筒猎枪走出大门:“行了行了,够给你面子了,打狗也不看看主人,你家放猪拱我墙根我还没找你算账呢”。说完一招手领着狗走了。

  “猴哥”家住在一个山坡上,地势好风水也好,离公用村路百八十米远。恶狗“叫驴”就经常蹲在村路中间劫道,就像占山为王的土匪。小孩和女人手里若无棍子棒子就只好绕道走,小商小贩你要不给扔下点杂碎嘎吗休想过去。不久前一个生人来村里卖肉,因不懂规矩而忽视了“猴哥”和他的狗。卖肉人一转身的功夫,“叫驴”就抢走了案板上的一块肥肉,卖肉人去追狗的空隙“猴哥”就拎走了放在筐里的猪头。

  面对这条恶狗,人们是敢怒而不敢言。我曾和堂兄套住过“叫驴”,可惜又让它跑了,为了不引起“猴哥”的警觉,我们只好等待时机。

  那年冬天的雪下得特别大。闲着没事我和堂兄趟着没膝深的积雪上山撵兔子。兔子没撵着却意外地在一片坟地的供石上发现一块火柴盒大小的冻肉团。我和堂兄都知道这是猎人下的口炮,口炮类似雷管,但口炮只有雷管的三分之一大小,把口炮下在肉里放在猎物经常出没的地方,只要食肉动物一咬,口炮即刻爆炸,食肉者无不被炸得面目全非。我和堂兄相视一笑,便偷偷地小心翼翼地捧起那团小型肉炸弹溜出坟地。

  第二天中午,我就听说恶狗“叫驴”在“猴哥”家的果园边被炸,雪地上沥沥拉拉洒了一路鲜血,最后死在家门口。

  “猴哥”干嚎了两天就自己拎着猎枪到果园边巡视,没想到他自己也着了此道,一只脚被炸飞了。

  我和堂兄听到此信不禁楞住了,盲然不知所措……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

辽公网安备 210411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