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文化抚顺 >> 琥珀文苑 >> 正文

梁静秋:不亦快哉

我要评论 来源:抚顺晚报  2017/5/16 14:38:31  作者:梁静秋  编辑:李丹  
[导读]:最有意思的是这一则:十年没见的老朋友,傍晚的时候突然来了。打开门一见,作揖礼毕,来不及问朋友是坐船来的呀还是陆地来的,也来不及让座,便一路小跑到里屋,偷偷地小声儿问老婆:“你手头还有没有买酒买肉的钱呐?”

  十七世纪印象派大批评家金圣叹在《西厢记》的批语中,曾写下他觉得人生最快乐的三十三个时刻,其中有三伏天大汗淋漓,在身体上纵横成渠,吃不下饭,忽然来了一阵大暴雨:“苍蝇尽去,饭便得吃”的不亦快哉;也有空斋独坐,半夜被老鼠扰闹得睡不着觉,忽然来了一只俊猫,将老鼠收拾去了的不亦快哉。

  最有意思的是这一则:十年没见的老朋友,傍晚的时候突然来了。打开门一见,作揖礼毕,来不及问朋友是坐船来的呀还是陆地来的,也来不及让座,便一路小跑到里屋,偷偷地小声儿问老婆:“你手头还有没有买酒买肉的钱呐?”老婆是个社会人儿,讲究、仗义:二话不说,拔下头上的金簪子就给了老金,老金簪子到手一掂量:嚯,足够朋友三天喝酒吃肉的啦!不亦快哉!

(图片选自网络)

  老金是个敞亮人儿,老金老婆也是个敞亮人儿,敞亮人儿碰见敞亮人儿,想不亦快哉都不可能。

  其实,快乐是非常简单的东西,咱国的文化大儒们早就知道这点,苏东坡一天到晚做东坡肉招呼刘十九喝小酒(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还有陶渊明,那么大一个腕儿,日日“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大儒们卷底生风,过尽千帆,早都参透人生的乐活境界,你我凡人,烟火尘世,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奢求?

  甘于平静,从每天的一粥一饭中,细致体会人生的芥子与乾坤,妙在其中。

  我一个女朋友,天生命苦,20多岁早婚,生了个男孩子,本来大胖小子,人兴家旺,没成想,7岁那年去乡下串门,掉井里死了。转年又生了个小的,也是小子。这小儿子生的好,自来卷儿,你说这爹妈都不是自来卷儿,这小子是打哪遗传的自来卷儿呢?夫妻二人感情甚笃,不会瞎想,更不会瞎猜,不想不猜就对了,医生说,父母都不是自来卷儿,但孩子是自来卷儿,这从基因上来讲,是成立的,也就是说,基因是决定你是不是自来卷儿的唯一原因,其他的都是瞎猜。而且是徒增烦恼的瞎猜,整不好还会严重影响家庭团结社会稳定。

  接着说这自来卷儿的小儿子。这小孩儿漂亮极了,我这女朋友夫妻爱不释手,宠的不行不行的,都4岁多了还喂奶呢,要星星不敢给月亮。

  但天不随人愿,造化弄人啊,这孩子在7岁的时候突然就得了自闭症,一天到晚不声不响的,永远形单影只的劲头儿。医生说,父母就奇怪了,你说这夫妻俩性格都挺欢实的,这孩子怎么突然地就自闭了呢?真让人费解。医生说,父母的性格都很欢实、甚至都非常欢实,但孩子出现自闭症的可能性也不能完全排除,也就是说,孩子无法完全遗传父母的欢实性格,科学上成立。科学啊科学,你可真够科学的,够狠的啊。是不是狠就是客观和科学的另一种解释呢?

  这还不算啥,孩子的病还没好彻底呢,当地一下,我女朋友的丈夫突然车祸死了。

  事情进行到这步也就够可以的了,人生悲催到如此境界,完全等同于好莱坞灾难大片了,但,还不算完,我女朋友又得了乳腺癌。天啦。看来上帝考验约伯的事情是真的啊,命运真下狠手啊。

  乳腺癌切除之后,我女朋友命是保住了,人呢就直接被命运他老人家成功雕刻成哲学家了。有一次,我俩有一搭没一搭地喝咖啡,她跟我说:我呀,我现在是明白了,人呐,就安心过平常日子最靠谱儿,爱吃啥吃点啥,这才是真正高兴事儿,别的都扯淡。

  我这女朋友说到做到,她是个聪明人,智商爆机的高,她专研美食,各种中西美食她做了个遍,做啥啥好吃,每当我们在她家吃到嗨时,都忍不住对她溢美之词狂轰滥炸,为的是让她继续当我们的饭司酒司茶司。

  她做的馄炖、肉燕、抄手,都那么美妙,在这样的初春时刻,吃她做的各种美食,看到她脸上重新绽放的笑容,不亦快哉。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

辽公网安备 210411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