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文化抚顺 >> 琥珀文苑 >> 正文

雷庆林:妈,我就是您的拐杖

我要评论 来源:抚顺晚报  2017-5-15 9:23:22  作者:雷庆林  编辑:李丹  
[导读]:当我们走出好远好远,已到了她看不到我们时,我和妻回过头去,却看到她刚转身悄然离去的孤独身影。她或许希望我们能在她那儿多待一会儿,陪她多唠会儿嗑……

  上世纪80年代后期,母亲患青光眼手术摘除了一只眼球,另一只眼睛的视力也只有0.3左右。晚上她是万万不敢自己出门的,否则会找不到回家的路。天色暗时,走到别人对面,对方不先说话,她不敢轻易搭话,因为看不清对方的容颜,怕给别人造成麻烦和误会。此外,她左腿也摔过两次,因此走路时常常使不上劲儿。可想而知,母亲那近乎失明的眼睛和蹒跚的步履该是多么的痛苦。

  头些年,母亲到我家小住。我退休后,就陪着母亲出去遛弯。每次出去,我都会帮她把鞋穿上。下楼时,我怕母亲看不清楼梯,便想要搀扶她,以免摔倒,毕竟是年近八旬的老人啊!然而,母亲拒绝了我的搀扶,宁可拽着楼梯扶手,一步一步地沿着楼梯往下挪。对此,我大惑不解。

(图片选自网络)

  我和母亲边走边聊,从她的孩提时代到结婚生子,再到她的晚年,母亲向我述说着她的大半生,我感觉到母亲的眼里充满沧桑。我转换话题,问她为什么上下楼不让我搀着?她说不愿意给我添麻烦。此刻,我才读懂了母亲的心,也读懂了母爱。

  我父亲1996年去世后,母亲一直独居在栗子沟的那间老宅里。好在弟弟妹妹们都在附近住,能经常去看望母亲,帮她干一些活儿,这样就免去了我的些许牵挂。因为工作的关系,我只能隔三差五地去栗子沟看望母亲,而且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2000年前后,母亲执意要去敬老院,当儿女的当然不希望她去。但我们拗不过母亲,只能遂了她的心愿。这时的母亲已是年过七旬,脊椎上不知是患有骨质增生还是骨刺,总之,她的背过早地弓了起来,并且头发已经花白。

  这是一所民营的敬老院,离母亲家并不远,走着去也就20多分钟的路程。

  敬老院每月要缴纳800元费用,母亲的工资足以应付。伙食和住处都可以,她和一位80多岁的老人一个屋,对门就是厨房,很方便。头些年,我总认为母亲在这里衣食无忧,闲暇时和几位老人玩玩麻将,借以打发时光,岂不逍遥?直到有一次,我和妻子去探望她时,临别时她迈着蹒跚的步履送我们,一直到看不到我们为止。凭母亲的眼神,即使是晴朗的天气,也只能看到30米开外。当我们走出好远好远,已到了她看不到我们时,我和妻回过头去,却看到她刚转身悄然离去的孤独身影。她或许希望我们能在她那儿多待一会儿,陪她多唠会儿嗑……后来,我们每次去时,就尽量和她多待一会儿,用言语慰籍她那颗孤独的心。而每次临别,她仍然总是站在那高坡上,一直默默地目送我们走出她的视线……

  后来,在一次遛弯时,母亲紧紧地拽着我的胳膊,好像不这样就会摔倒了似的。我悄声在她耳边说:“妈,小时候,我们蹒跚学路时,您总是牵着我们的手,一步步地教会我们走路。那时,您是儿女们的柺杖。现在,您年纪大了,我给您当柺杖”说这话时,我的眼睛不禁湿润了。

  母亲放慢了前行的脚步,款款地说道:“当父母的不都这样吗?”多么朴实无华的语言啊。这就是母亲,这就是我可亲可爱的母亲。一生无所求,为儿女、为家庭,默默地奉献着人间大爱。

  我和母亲走着聊着,和煦的风吹拂着她的满头银发。我轻轻地握着母亲温暖的手,声音有些颤抖地对她说:“妈,以后我就是您的柺杖。”此刻,我泪眼婆娑。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

辽公网安备 210411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