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记忆往昔 >> 记忆珍藏 >> 正文

郭秀江:写在母亲节

我要评论 来源:抚顺七千年  2017/5/15 9:20:05  作者:郭秀江  编辑:李丹  
[导读]:我第一次享受母亲节时,儿子正在海河畔的一所大学读书。那是一个春夜,接起电话便听到:“妈妈,节日好!”“什么节啊?”我诧异地问,“母亲节!”哦,有母亲节了,这是儿子给我的新概念。平白地得到儿子的祝福,心里自然...


  自从母亲节被西风东渐到我们这个古老的礼仪之邦,就被当时的年轻人接受了,于是他们的母亲就幸福地多了一个节日。

  我第一次享受母亲节时,儿子正在海河畔的一所大学读书。那是一个春夜,接起电话便听到:“妈妈,节日好!”“什么节啊?”我诧异地问,“母亲节!”哦,有母亲节了,这是儿子给我的新概念。

  平白地得到儿子的祝福,心里自然是受用。可我并没把这祝福接力般地传向母亲,一来觉得这节日大概是孩子们的时尚,一阵风过去。二来不大习惯直接用口头表达对亲人的情感。

  一年后,母亲走了。她虽然赶上了这“时尚”,却没有享受过作为母亲的节日。

  从那时起,近20年过去了,母亲节已经在中华大地扎下了根,越来越像节日了。儿子没有落过一个母亲节。如果他离我远,电话会把他热情洋溢的问候传给我;若我在他身边,礼物一定是我的需要或喜欢,并且是我从来舍不得消费的。

  一次对着镜子难得地端详一下,忍不住感慨了几句。几天后,儿子晚上下班回来,便把一个纸袋递给我,里边是三个高低胖瘦不等的盒子,原来是百草集系列的护肤品,包装精致色彩清雅。我一一打开排在台子上:美白嫩肤露、紧致洁面乳、还有什么“水”,记不清了。我知道,我的感慨无意,儿子却上了心。他男孩子哪懂这些,一定是上网查了又查。

  在儿子的敦促下,护肤品即行投用。几周后,不知是否是精神作用,竟发现有了效果,便高兴地讲给儿子。本来是想让儿子知道他的心意没有白费, 不想却又让他多破费了:同一系列的日霜和晚霜,又被儿子选作了当年母亲节的礼物。

  去年母亲节前,儿子陪我逛街,很随意地带我进了苹果专卖店,看了几款平板电脑。我以为他要带我跟跟“形势”,直到母亲节时接到他的礼物,才知道他是有意带我去选的。我嗔他乱花钱,他说看我用手机微信,字小太费劲。果然用上IPAD后,眼力轻松很多。

  至于平日里的一些需求,儿子也是放在心上的。 一次在电话里同他说,我的电脑老提示我内存不足。当时他没说什么,等到春节回来,就把提前买好内存条带回并装上,我的电脑运行速度立马加快。

  我送给过母亲什么礼物呢?有肯定是有,却没有像儿子那样用过心。我只是是凭着自己主观的意图,而不是母亲的喜欢去选购,我也没有太细心琢磨过母亲的反馈,不很知道母亲的喜欢,只是一厢情愿地买给她,以自己的心意尽到为满足。

  倒是母亲一手带大的外孙女,在参加工作后,想着姥姥扎有“眼”的耳垂上一直是空空的,便给姥姥买了一副金耳环。当时我只是觉得这孩子心细,孝心。而我这做女儿的却从来没发现过。

  话说回来,即使发现,也不见得会买耳环给母亲。在我当时的概念里,首饰那东西,没什么意义还有些俗气。

  年轻时,我不仅主观定义母亲的喜欢和需要,也不太顾及母亲的心思和情绪。每年休假回家时,不太耐烦听母亲的家长里短,更多的是与老同学,知青伙伴聚在一起。每每要出门会同学时,常硬着心肠,不看母亲渴望我坐在她身边的眼神。

  记得一次约一位同窗知己,觉得有说不完的话,就像当年在辽西的山路上,你送我我送你,月亮老高了才分手。快到家时,望见母亲带着小外甥女等在路边,月光映着一老一小的身影,不知已等了多久!那一幕,留在心里,每每想起来都挺不是滋味。

  儿子与我年轻时不同,每个假期回来,都是稳稳当当地呆在家里,有时倒是我们唠叨他,是不是会会这个那个同学。

  我在儿子身边时,一到下班晚饭后,只要不太晚,他都主动陪我散散步。儿子一路说给我新闻笑话,伴着花香月影,冲淡了我一天的孤独与寂寞。

  几乎每个双休日,他都张罗陪我出去,逛逛街,让我选选衣物用品,然后再找一家特色的餐馆,每次不重样。每隔一段时间,他会在双休日里安排一些活动,例如游览苏杭,参观书展美展,参观历史文化展馆等。他的安排,明显是事前做过功课的。儿子不但知道我的物质需要和口味,更了解我的爱好和情趣。

  记得,母亲曾同我说过,她年轻时,跟父亲去过一次大连,印象很好。我曾萌生过带母亲去大连一游的想法,但也总是一拖再拖,总觉得机会还有,可母亲终于没有等到这个机会,我也永远失去了这个机会。

  随着现代科技的发展应用,退休的我,有很多问题要求教求助儿子。他每个春节长假回家时,我都把平日里积攒的电脑问题,手机问题,一股脑地提给他。儿子一般都很有耐心,比起我当年被母亲要要求读书给她时,耐心多了。也比我教儿子学龄前识字算术时,耐心多了。

  儿子性格温和宽厚,丝毫没有我的急躁,

  对于我不合时宜的老观念、一些片面的思维,偏激的情绪,从没有表现反感或驳斥。他或者耐心解释,或者幽默地打趣,若不见效果,也只是宽容地笑笑。同儿子在一起,心里很舒适。

  我想,也是这个开放的时代,树立了这一代人尊重个性和人格尊严的理念。培育了这一代人平和的心态和开放的襟怀。

  每当我享受儿子的孝顺时,常常想起自己做女儿时的粗粝和急躁,心中便涌起对母亲深深的无法补偿的歉疚。2017年5月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

辽公网安备 210411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