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记忆往昔 >> 记忆珍藏 >> 正文

刘兆贵:那些正在消失的乡情

我要评论 来源:抚顺晚报  2017-5-10 9:40:30  作者:刘兆贵  编辑:李丹  
[导读]: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我家贫穷,我就成了磨道上的“驴”,整天围绕一个中心,一圈又一圈地转,磨碎了五谷杂粮,为觧决饥饿问题,凡是能吃的东西,母亲都要把它晒干磨成粉或糊,蒸着吃或摊成煎饼。

  乡风是甜的,那是春天的乳汁在流淌。每个高龄老年人,都会有童年的记忆,我曾记得少年时代那些事,它们已经不再岀现,消失的乡情忘不了,记忆犹新。

(图片选自网络)

  推磨。农村的街头巷尾,都有石磨盘。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我家贫穷,我就成了磨道上的“驴”,整天围绕一个中心,一圈又一圈地转,磨碎了五谷杂粮,为觧决饥饿问题,凡是能吃的东西,母亲都要把它晒干磨成粉或糊,蒸着吃或摊成煎饼。母亲承受的苦难和爱都过于博大,对于我们来说,不仅仅是亲人,更是生存的概念,就像是空气和大地。日子过的很苦,但是,扼杀不了我活泼好动的天性。磨坊里斗鸡、弹琉璃球、捉迷藏、跳皮筋,是我的拿手好戏。那时,玩得开心,无顾无忧。

  粪筐,是拾粪用的筐篓。我毎天早晨,早早起来,走街串巷,把人粪、狗粪、猪粪、牛粪、羊粪、马粪……统统地拣到筐里,背到场院里堆放起来,准备好春暖花开,给春种的庄家施肥。现在想起来臭不可闻,古话说的却好:“庄稼一支花,全靠肥当家。”

  耩子。前两天,老天爷刚下了一场透地的雨,今天父亲就扶着耩子,行进在空旷的田野中布种。为了让种子有个温暖的家,耩子潜入深土层,摇耩的父亲头发灰白,像黎明前的天色。牛脖子系钤声若洪钟,表达岀生气勃勃。土地是一本厚厚的书,一页页一行行,仔细阅读,激情在吮吸中丰盈。古老的布种方式是继承还是创新?人、牛、耩,流露岀相互依赖的亲情。

  针砭筐。针砭筐里有针头线脑,有“满脸麻子”的顶针,还有一家大小的鞋样。这是妈妈传下来的无价之宝。妈妈经常在阳光下;一针针一线线地纳鞋底,有时候,一不小心,手指头被针扎破了,血滴如一颗红豆。面前景象活在我眼里,而我活在母亲的一滴血里。有一种关爱叫无私;有一种奉献叫无悔;有一种情绪叫感动;有一种成就叫欣慰。对母亲的怀念,好比对一个针砭筐的怀念。

  古戏台。我生长的农村,都有一座古戏台。高台上,身着戏装的演员,字正腔圆,满含流水的韵致。数不尽的历代风流,演不完的列朝剧目。隔河吟唱,却是咫尺天涯。一座放大的古戏院,如在水面上航行的舞台。台上绘声绘色,台下掌声雷动。人情世故栩栩如生。

  青春还在生长,记忆深埋心里。时过境迁,你我都已老了。我们要心中有爱,胸中有火,像天上的星星,每一颗都会晶亮,在黑夜里永远闪光。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

辽公网安备 210411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