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记忆往昔 >> 历史探究 >> 正文

日警在抚顺的恶行劣迹

我要评论 来源:抚顺新闻网 2013/5/30 9:51:11  作者:高 群 编辑:孙守斌  
[导读]:1924年春夏之间抚顺还是雨泽调和,禾苗畅茂,但入中伏后就一直无雨,持续干旱。眼瞅着秋收无望,百姓人心惶恐,粮价也开始暴涨。县农会、商会提出设坛祈雨,县知事黄世芳顺应民情,定在8月21日起设坛祈雨三天,并照会日警支署和炭坑事务所。

日本警务支署

    1905年(清朝光绪三十一年)日俄战争结束后,日本帝国主义霸占了抚顺煤矿,其警察事务相继由日本宪兵队和守备队承担。1906年12月,奉天日本警务署按关东都督府官制,以“维护日侨权益”为由,派警部1人,巡警4人,从日军守备队手中接管了警察事务,在抚顺千金寨建立日本殖民统治的第一个警察机构“奉天警务署抚顺出张所”。到1907年,日本帝国主义为适应其殖民统治的需要,于11月将抚顺出张所升格为奉天警务署抚顺支署,划抚顺铁路沿线和煤矿用地为管辖区,配警部1人,巡查16人。到1924年12月,日本关东厅命令,改抚顺警务支署为“警察支署”。次年4月,又易名抚顺警察署,隶属关东州警察厅直接领导。署内设高等系、司法系、保安系、执行系、警备系、卫生系和兵事系,下辖28个派出所,直到1937年。此后又经历了抚顺县警务局、抚顺警察厅、抚顺市警务处、抚顺市警察局的演变。无论是中华民国还是伪满州国期间,日本驻抚警察机构一直充当着日本帝国主义的爪牙角色,对中国人民的侵害愈益残暴。本文依据市档案馆馆藏民国档案,记录了民国期间日本警察给抚顺人民带来的严重伤害,档案为证,其罪恶昭然若揭。

唆犬咬少年

    1930年7月21日早5时许,在抚顺北大井居住的15岁少年阎海瑞,拎着竹筐来到大山坑工房附近卖果子。没多久,两个日本警察将他抓到大山坑日警派出所,逼他供认到此地是来偷东西,还用皮鞭猛抽他的后背。阎海瑞没有屈打成招,于是被日警关押起来。次日早晨7时许,穷凶极恶的日本警察将阎海瑞的上衣剥去,从屋里撵到院外,唆使警犬扑咬他,当即瘦弱的阎海瑞惨叫不止,被恶犬咬得遍体鳞伤、体无完肤,日本警察还在一旁大笑。被日警放了之后,年少但倔强的阎海瑞咽不下这口恶气,带着伤痕累累的病体,径直来到抚顺县公安局报案,痛诉日本警察的罪恶。县警察看见他满身鲜血,不禁对日警惨无人道的行为感到愤慨。在简单做了笔录后,县警察将阎海瑞送到了县公立医院施以紧急救治。阎海瑞所受的外伤,包括头顶部破伤一处,左右大腿均有破伤一处,左小腿破伤六处,右小腿破伤七处,幸无致命伤。

    此案发生后,抚顺县公安局局长刘克羽签发呈文,将情况向县政府报告,请求政府向日方严正交涉。而抚顺县长张克湘态度明显软弱,仅在报告上批示:“呈悉此令。”这起冤案再无下文。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

辽公网安备 210411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