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记忆往昔 >> 历史探究 >> 正文

佟达:抚顺经历的四个历史名字

来源:抚顺七千年 2015/9/22 10:29:53  作者:佟达 编辑:李丹  
[导读]:我们这座城市曾经走过七千年的历史长路,留下了曲曲弯弯而又绵长的文明足迹。我们城市现在的名字叫做抚顺市,这个名字从出现到现在还在使用,已经有六百多年了。


抚顺航拍图(来源网络)

  我们这座城市曾经走过七千年的历史长路,留下了曲曲弯弯而又绵长的文明足迹。我们城市现在的名字叫做抚顺市,这个名字从出现到现在还在使用,已经有六百多年了。在距今六百多年以前,抚顺还曾经有过三个曾用名。

  人类最先对煤炭资源的利用发生在抚顺这块浑河母亲哺育的土地,虽然七千年前我们的先民对于煤炭资源的最初利用不是燃烧而是雕刻,却为抚顺历史的人之初开启了懵懂的文明之美。然而,当时的抚顺人迹寥寥。与此同时,中国文明的先行地区已经在河南舞阳贾湖遗址发现了距今8000年左右的卦象符号,安徽蚌埠双墩遗址发现了距今7000年左右的刻划符号,这些考古发现被视为中国文字的祖型和先驱。地名的出现一般应该在成熟的文字出现以后。中国文明的先行地区还没有出现成熟的文字(甲骨文还没有面世)和地名,那么同样处在七千年之际的抚顺自然还没有人来给她取一个名字。


抚顺南站(1924年11月29日建成)

  历史走到了距今三千年前的商周之际,中原文明出现了举世闻名的甲骨文和青铜器铭文,伴随着这些文明的成果,商周时代已经出现了许多地名。例如史上有名的历史大事件盘庚迁殷,殷就是商朝首都安阳当时的都城名字。而我们抚顺当时属于商周的北部边地。广袤的北部边地被古人以一句“肃慎燕亳吾北土也”广而括之。

  我们抚顺自然属于商朝的“北土”之地,具体到抚顺,还没有出现一个地区的名字。虽然抚顺还没有人为她取名,但这时的抚顺并不寂寞。在浑河北岸的山岗上,出现了几十个农村村落。三千年过去了,他们留下了遍布浑河北岸的颜色发红的陶片,成为这个时代的流行色,犹如红色的文明浪潮,成为抚顺目前已经发现的第一代“农村”的时代色彩。当然,在中国文明先行地区的中原大地,农村的出现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


永陵南城址


永陵南城址采集到的汉代瓦片
  降至战国时代,在公元前300年前后,燕国大将军秦开开辟东北边疆,抚顺纳入燕国的辽东郡。从此抚顺归属辽东郡管辖,就此开启了抚顺拥有行政管理的时期。辽东郡的郡治所在辽阳,这是东北最早出现的城市,名字叫做襄平。抚顺属于燕国辽东郡的北部边地,处在边地自然就修起了长城,于是地处燕国北境的抚顺出现了燕国北部边境的长城,这就是中国长城考古中非常有名的燕北长城。抚顺虽然有燕北长城的庇护,也出现了行政管理,也就是说长城内外的抚顺之地虽然有人管了,但还没有自己地区的名字。
  一般而言,具体的地名的出现通常还与城镇的出现相关。而城镇亦或城市的出现是在农村文明(农村乃至农业的出现是人类文明的创造之一)的基础上成长起来的文明的高级成果。城市的发明和出现是人类文明的高级阶段,直到现在城市还是引领世界的最具活力的经济和文化引擎。抚顺地区在汉代因为迁徙而出现的玄菟郡是抚顺大地首次出现的城市。至此,抚顺开始拥有了自己的名字。这个名字伴随着玄菟郡的建立而诞生。
  玄菟郡的设立同匈奴有着历史因果的联系。
  西汉到了汉武帝时期,汉武帝为了彻底解决匈奴对汉朝的长期威胁和掳掠,对匈奴采取了三箭齐发的大战略。在中国西部军事与外交并用,瓦解匈奴的西部盟友,建立河西四郡。张骞通史西域便是有名的历史事件。河西四郡的设立切断了匈奴右臂;在中国东部,卫氏朝鲜对辽东不断骚扰,客观上干扰和影响了汉朝对匈奴的军事战略。于是汉武帝于公元前109年对朝鲜半岛采取军事行动,断匈奴左臂,终结了卫氏朝鲜,然后在公元前108年设立玄菟郡 、真番郡、乐浪郡、临屯郡等四郡。这就是历史上闻名遐迩的汉四郡。在汉四郡中,玄菟郡面积最大地位最重。最后汉朝的名将卫青、霍去病以中北为主要作战方向,解决了匈奴长期的威胁。

  公元前82年,玄菟郡从半岛沃沮迁徙来到新宾县永陵镇苏子河南岸。玄菟郡下属高句丽、上殷台、西盖马三县。抚顺地区当时属于高句丽县。玄菟郡高句丽县应该是抚顺地区在历史上的第一个名字。抚顺地域出现第一个历史姓名的时间我们应该铭记,这就是公元前82年。


汉代玄菟郡遗址

  玄菟郡的含义:“玄”字有黑色和北方两种含义;“菟”字,含义有二:植物菟丝子和动物老虎。很显然,黑色与菟丝子的含义都与玄菟郡所辖地域以及所在地理特征无涉。而北方与老虎两个含义的组合正是雄震北方的猛虎。南方楚地的方言把虎谓之“於菟”(wūtú) ,而北方把虎谓之“大虫”。玄菟郡一名其实来自南方楚地的方言,这可能说明了随着西汉建立的中国大统一,大批南方官员北进或进入汉朝的中枢决策层,才使得公元前108年新建立的北方边疆重镇——玄菟郡被赋予了楚地方言的命名和楚文化的神韵。我们千万不要忘记,汉朝当初是唱着“四面楚歌”完成中华一统的!
  玄菟郡——这个大汉天朝纬度最北的东北边郡的名字,使我们这座城市具有了属虎的生肖和生龙活虎的性格。
  图片上方形内凹的台地就是玄菟郡高句丽县的县城遗址,在这个遗址的南边200米外,就是玄菟郡城。因为历史记载在公元前82年,玄菟郡迁徙来到高句丽县,也就是说县城与省城合署一地。两千多年以后,我们见到的是一大一小两个汉代的城址比邻并存而近在咫尺。在苏子河畔的玄菟郡,曾经作为省城在这里存在了近二百年之久。
  然而在这片土地上,并没有随着玄菟郡在此落地生根而成长为现代的抚顺城市。后来在今市区落地生根而走到现代抚顺市的是公元107年玄菟郡第二次迁徙来到抚顺市区的友谊宾馆及其周围地区,这已经是历史上的东汉时代了。

  在两汉时代的数百年间,在玄菟郡高句丽县境内的一支民族成长壮大起来,建立高句丽民族政权,不断进逼玄菟郡及其所属县城。276年他们进抵抚顺市区浑河北岸,在今高尔山上建立了新的城堡,被命名为新城。虽然对于276年高句丽是否到达抚顺市区存有不同意见的争论,但我以为,高句丽政权建立之初的地方在高句丽县境内的桓仁新宾,距离抚顺不过两三百里的距离,经过近三百年的发展,到达浑河流域并非遥不可及。


高尔山安东都护府遗址

    其次,看待历史应该以活态的眼光,276年高句丽进占抚顺市区也并不等于高句丽对抚顺市区实现了完全的占领,建立了新城也不代表实现了占领。因为真实的历史是在反复拉锯战和反复的争夺中,在高句丽与中原政权此消彼长的实力抗衡中,高尔山上的新城其实经历了反复的多次易手,高尔山城的兴建也是在长期的拉锯战过程中时断时续经过较长时间而完善为高句丽政权的边陲重镇的,这一点,我在《高尔山》一书中已经有所涉及。在此消彼长中,从276年开始,高句丽对抚顺市区有过一次乃至数次染指也没有可能吗?我想研究历史总不能这么武断。
  公元677年是唐朝的武则天时代,这一年安东都护府迁到抚顺高尔山。10年之前,唐朝击灭了高句丽,在高句丽全境设立安东都护府,首任军政长官就是薛仁贵。安东都护府下辖9个都督府、42个州、100个县。抚顺市区所在因为新城的曾经存在而成为9个都督府之一的新城州都督府,治所在抚顺市区,因此抚顺的第三个名字新城州都督府出现在668年。

高尔山(四十年代拍摄)
  677年,作为东北亚最高权力机关的安东都护府迁到新城州都督府所在地的抚顺。1983年,在高尔山Ⅱ区发掘出土了一处官衙遗址,出土了一批唐朝的器皿、开元通宝、连珠纹瓦当、莲花纹饰铺地方砖以及具有南方文化特色的河卵石铺设的甬路,这处唐朝韵味十足的遗址很可能就是新城州都督府的遗址,也可能同后迁入的安东都护府有关。

  唐朝的新城州都督府是一个行政辖区的名字,藉此新城就应该是抚顺市的第二个名字,其来源是唐朝的新城州。现如今,顺城区有一条新城路,无论当初新城路的命名者出于何种初衷,历史上的新城、新城州与现代的新城路都是历史宿命鬼使神差的契合。


抚顺市顺城区贵德街

  抚顺市的第三个名字叫做贵德州。贵德州作为辽代出现的行政机构虽然经历过千年的时空已经随风远去,但当时的贵德州却拥有一个当时的显著地标——辽塔。古塔凌霄,耸立千年,成为贵德州遗留至今的唯一的城市建筑。这是贵德州的建筑奇迹,因为与古塔同时兴建的还有辽代的大型寺庙乃至辽代的城市——贵德州城因为经受不起时间的消磨已经化入虚无。如今的我们也只能从Ⅱ区发掘现场叠压在唐代遗址地层之上辽代厚重的灰瓦和纹饰繁缛的滴水上遥想当年的香火与庙堂了!

  虽然辽代的贵德州已经成为了历史,但顺城区的贵德街还保留着我们城市过去的姓氏名称。


清代抚顺城

  抚顺——是我们这座城市的第四个名字,也是沿用至今已经使用了六百多年的一个名字。抚顺一名就是因为抚顺城的出现而得名的,全称为抚顺千户所城。抚顺城设立在1384年,因此抚顺得名的时间也应该在本年。
  抚顺城设立之初还是一个孤城,其前出的抚顺关及长城防线当时还没有出现。抚顺城的名字含义是什么?有学者王玉生论之曰:为什么叫抚顺?是为了表明国策军机,这就是“顺之者以德服,逆之者以兵临”。 我赞同这种解释,这个解释与早年《煤都抚顺》一书流布甚广的“抚绥边疆,顺导夷民”是相同的含义。抚顺的取名与明朝对边疆民族的羁縻政策息息相关。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抚顺城所“抚”的对象是谁?据王玉生考论,朱元璋为了孤立元朝残余的蒙古余部,“便派周兴到哈尔滨、呼兰、海伦、宾县等地,首先招降女真酋长西阳哈,据《重建永宁寺记》载:“洪武间,遣使至其国,举族降服。”洪武十七年,正是修抚顺城那年。朱元璋派张斌“至吉列迷诸部落,招抚之。各首领多相率入京。”(《殊域周咨录》卷34)所以,“抚”的对象,“直接的是蒙古残余势力,间接的是女真人”。


清代抚顺城

  明代的抚顺城在抚顺火车站以西。1618年4月努尔哈赤进攻抚顺城,开始向明朝宣战。战后这座城市被掳掠一空,城墙被拆毁。抚顺城从此萧条下来。
  到了1778年,已经是清朝的乾隆皇帝时期,乾隆朝决定重修抚顺城。抚顺的历史上总共有两个抚顺城。新建的清代抚顺城的位置在西起宁远街,东至新华街,北至永吉路,南至新城路。明代抚顺城城门有二:南门叫做嘉会门,北门叫做广润门。清代的抚顺城没有毁于努尔哈赤的兵火,1952年为了所谓建设城市的需要而拆除了。而今对于清代抚顺城的唯一纪念就是老地名“南关”和“北关”,提起南关、北关,抚顺城一带尽人皆知,但嘉会门、广润门却很少有人知道了。其实南关就是嘉会门,北关就是广润门。南关和北关是清代抚顺城的重要标识。因为据此以北的明代抚顺城只有一个城门,叫做迎恩门。明代一门、清代两门是明清两个抚顺城的重要区分。上面的图片是清代抚顺城的南关——嘉会门。而明代抚顺城的城门我们已经见不到了,它在1618年就被努尔哈赤拆掉了。
  1816年清嘉庆年间的满族文人升寅的一首《抚顺北山题壁》把抚顺这座昔日的城市风光描摹的很美。诗中描写了抚顺城的南关和北关,北关外有登山的小路萋萋芳草曲径通幽,南关外的浑河岸有野渡舟横客自过,古塔上下满山迷离苍翠,铺满绿色苔藓的石阶小路逶迤而上,万绿丛中露出赭红的岩壁,在这幅画图中渔人和樵夫时有出没。那么,我们就以升寅的诗作为本文收尾。
  北门对山南门渡,   山头渡口渔樵路。

  登山欲上古浮图,   碧蹬朱岩迷烟树。

(作者佟达,原抚顺市文化局副局长 著作:《平顶山惨案》、《高尔山》等)

分享到:

辽公网安备 210411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