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居家生活 >> 我爱我家 >> 正文

专访抚顺琥珀雕刻文化中心

来源:三九养生堂 2015/8/20 9:29:23  编辑:朋潞  
[导读]:国家第四批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公布,抚顺琥珀雕刻技艺入选。这次入选,意义重大,标志着抚顺琥珀雕刻技艺已成为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殿堂级项目,为抚顺“中国琥珀之都”的地位添上了浓重的一笔。
   百年琥珀雕刻的嬗变

  日前,国家第四批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公布,抚顺琥珀雕刻技艺入选。这次入选,意义重大,标志着抚顺琥珀雕刻技艺已成为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殿堂级项目,为抚顺“中国琥珀之都”的地位添上了浓重的一笔。

  无独有偶,在刚刚闭幕的2014中国·抚顺琥珀(煤精)博览会上又传来利好消息,5天成交额近7000万元,来自世界及国内各省市的琥珀经销商们着实大赚了一笔,会展经济初露锋芒。

  如何让抚顺百年琥珀雕刻技艺实现市场经济条件下的嬗变,在继承发扬传统技艺的基础上实现文化创新与产业腾飞,是抚顺琥珀雕刻技艺进入国家“非遗”名录后的又一使命和今天人们的历史担当,承继百年,担当未来。

  纵观当前文玩市场,琥珀产业异军突起,近两年更是势不可挡,价格连番走高,国内每年交易额据估算已近百亿元之多。我们应当借势上位,让抚顺琥珀雕刻技艺这只看得见的手去搬动资本这只看不见的手,实现产业的升级和壮大,使抚顺的琥珀市场成为国内乃至世界的中心,成为抚顺城市转型的重要支撑。

    抚顺的琥珀原料面临枯竭。琥珀原料已经不再是我们的优势,抚顺的优势在于百年琥珀雕刻的历史积淀下“中国琥珀之都”的品牌效应,更在于百年的琥珀雕刻技艺经过一代代传承,发展到如今已培养和精萃出一大批琥珀雕刻技艺的传承人和经营群体。以陈焕升为代表的琥珀雕刻传承人已成为国内外瞩目的领军人物,博得众多外地客商和收藏家的追捧。这种偶像级现象的出现证明了琥珀雕刻技艺在产业中的明星效应和推动产业发展的聚集作用。
    
    毋庸讳言,我们在吸纳人才和为优秀人才创造良好的工作条件方面还有许多工作要做。什么是资源,什么是最好的资源?当我们的城市物化的资源枯竭时,能够不断创造财富、不断聚合资本、不断涌现的人才才是我们城市的最好资源。当抚顺琥珀资源枯竭时,历经百年历史而生发出的抚顺琥珀雕刻技艺应该得到最好的保护,应该得到最大的政策支持,因为它不会腐朽,而且能够创造子孙万代可以享用的财富,历史是它的根,文化是它的壤!

    俏色巧雕在这件作品上得到了充分的发挥。这件作品巧妙运用了金珀、棕红珀、花珀的过渡结合,创作出一个静谧令人遐思的荷塘。并利用花珀的独特纹理雕刻成荷叶,荷叶之上则利用了棕红珀营造出荷塘内的水流。最精巧之处是荷塘中那两朵由金珀雕刻而成的莲花,莲花之上停留的是由花珀雕刻而成的一只小蜻蜓。这样的艺术创作将俏色组合运用得极为丰满,得到了令人满意的艺术效果。

  那些让人说不尽的荷,自古以来,在文学、哲学、民俗、绘画、音乐、医学及饮食等多个领域都能看见它曼妙的身影,足见荷花已经与我们的生活深深相融。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一首耳熟能详的诗,将荷的高贵品格形容得恰到好处。“我爱荷花,因为它是‘君子之花’,它高尚的品格,丰富的内涵都值得我们去细细品味与探索。荷文化具有几千年的历史,从古至今,百姓爱之、佛家尊之、画家绘之,而今,陈焕升用琥珀雕,展现出荷的另一种美。

  观陈焕升之作《悟》,巧妙的设计、精湛的雕工,让观者与荷来了一场心灵的对话。一件好的艺术作品,第一层次在于珍贵的材质,第二层次在于精湛的工艺,而最高层次则在于物我合一,让一件艺术作品活起来,赋予它生命。陈焕升正是赋予了作品以生命。

  荷的世界从来都不是孤单的,那里边一直都有许多的身影在共同编织着一个美丽的梦境:蜻蜓、蜜蜂、青蛙,都是荷忠实的守望者,它们丰富了荷的生命,同时也与荷一道演绎了人生。“当一只蜻蜓紧紧地依偎着一朵残荷时,它倾注了那情深似海的依依不舍之恋,世界因此寂静。也许,某一个瞬间,那一只蜻蜓就是你,你出现在荷的下一页故事里,你走进了荷,荷演绎了你。

    踏上一条别致的小路就一定会通往一个风景幽美的地方,一个远离纷扰的世外桃源。明白之士,通达之人方能明白“曲径通幽”的深刻内涵。大山深处别有洞天,令人豁然开朗的是那深处人家,幽静隐于世外。

  作品采用了山子雕的手法,将一幅山水画卷完美地展现出来。作品的独到之处是巧妙地利用了俏色,晶莹剔透的金珀雕刻而成的古树展现了轻盈之感,与深邃的大山形成鲜明对比,同时,远山处利用蜜蜡雕琢出山石的俏丽以及远山的树之轻灵。弯弯的小路那端,是属于庄子的逍遥美景,也是属于陶渊明的桃源传说。小路引领着到达人们一直崇尚的意境,回转之间,领略个中的真谛与哲理。

    寻一方净土,在这个纷繁复杂的现世生活中,找一处《桃花源记》中那样的惬意之处,让心灵放一个假,放空自己。不管如今的生活节奏如何的快,遇到的事情如何复杂,每个人的心底都有属于自己的那一个世外桃源。在那里不需要戴上面具,不需要去思考很多,只需要去享受这自然带来的惬意幸福。
    
    世外桃源是与现实社会隔绝、生活安乐的理想境界,也指环境幽静生活安逸的地方。这样一幅安逸的画面让人观之不免也沉浸在这惬意的氛围之中。远山深处,是一片怎样的鸟语花香令人无限向往。

  虚实对比,依料定型,大写意体现山之伟岸,精细雕展现大树人家之清幽。于纷繁闹市中久住之人,心中都有一份对世外桃源的向往。这件作品的精妙之处在于,利用俏色,凸显出这幅世外桃源画卷的立体感,虚实间,实现了人们向往的那份与现实社会隔绝、生活安乐的理想境界。

  让抚顺琥珀雕刻文化走向全国走向世界

  ——访“天工奖”获得者、琥珀雕刻大师陈焕升

  素有宝玉石雕刻界奥斯卡之称的“天工奖”于11月15日晚在北京隆重颁奖,当代琥珀雕刻界领军人物、琥珀雕刻大师陈焕升先生不负众望,其琥珀雕作品《龙纹杯》一举夺得银奖,这是到目前为止中国琥珀界荣获的最高奖项。11月18日,陈焕升从北京载誉归来,第一时间接受本报记者专访,畅谈获奖始末。

    “这次荣获天工奖的银奖对我也是我们抚顺雕刻文化一个最大的肯定。天工奖与奥斯卡颁奖一样,在颁奖晚会现场没有公布之前都不知道是否获奖。当时等待的心情特别忐忑,等到喊到我的名字说是银奖的时候,特别激动,我们辽宁与会人员都一起欢呼。我当时特别想哭,不过忍住了,因为接下来还要领奖。当我作为获奖代表上台领奖的时候,我激动的心情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刚刚抵抚手捧鲜花与奖杯的陈焕升满是获奖的自豪与兴奋。

  这是抚顺的一件幸事,也是琥珀界的一件幸事。是抚顺琥珀雕刻文化百年积淀后的一次完美绽放与迸发。对陈焕升以及抚顺琥珀雕刻来说是一个里程碑也是一个新的开始。“这次获奖是对我的一个肯定,同时也是一种责任,我们抚顺虽然在琥珀资源上不富有,但是百年来形成的琥珀雕刻文化却是十分宝贵的财富,可以拉动琥珀产业发展。天工奖的获得,代表我们抚顺琥珀雕刻行业可以走在全国前列。我一定会尽自己的一份力量,做好传承,把这个技艺文化留在抚顺生根发芽为抚顺琥珀产业的发展做贡献。”陈焕升表达了自己传扬、传承抚顺琥珀雕刻文化的决心。

    陈焕升详细讲解了此次获得银奖的《龙纹杯》。该件作品采用了晶莹剔透的上乘金珀雕刻而成。设计理念来自于李白的诗中一句“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陈焕升希望能创作出这样一只琥珀杯。因为诗中所写地域是胡人文化,所以《龙纹杯》的造型融入了胡人文化,同时加入了汉人文化的龙文化。作品不仅设计独特而且雕工精细,流畅的线条与造型好似飞龙在天一般。

    提起该件作品的设计与创作,陈焕升说,一件好的作品是需要长时间的精心设计与制作的,最重要的是尊重大自然,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此次参加“天工奖”的颁奖,陈焕升与中国玉石雕刻大师、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宋建国先生畅谈艺术品的创作时,两人均认为好的作品一定是尊重大自然再加上人文的信息,形成天人合一境界,不能像如今市场上充斥的许多流水线雕刻出的工艺品一样,那不能称之为艺术。

  为更好地传承与传扬抚顺琥珀雕刻文化,今年,陈焕升创办了抚顺琥珀雕刻文化研发与保护中心,中心自成立起到现在,广泛利用微信、官方网站等网络平台进行宣传,同时参加了“ 天工奖”、“红玛瑙杯”全国玉石雕刻大赛、“玉龙杯”辽宁玉砚石雕刻大赛等全国性的大赛,获得了6个金奖以及数枚银奖等,在全国引起广泛影响。“不管走到哪里,我都会尽力将抚顺的琥珀雕刻文化带到全国乃至全世界。”陈焕升说。

  多米尼加博物馆收藏陈焕升琥珀雕刻作品

  日前,琥珀雕刻大师陈焕升收到了多米尼加博物馆的收藏证书,他所创作的作品《今非昔比》正式被多米尼加博物馆收藏。这件作品不但在多米尼加博物馆中为各地的人们所欣赏,同时也传播了抚顺琥珀雕刻文化。

    今年9月的一天,外籍华人陈剑先生来到抚顺市琥珀雕刻文化研发与保护中心。这位常年往返于盛产琥珀的多米尼加和墨西哥等国的资深琥珀藏家,是受多米尼加琥珀博物馆的委托,到世界各地寻找能够代表琥珀雕刻艺术顶级水平的作品。在历经多国仔细寻访后,最终,他在中国找到了琥珀雕刻大师陈焕升。多米尼加博物馆馆长十分欣赏陈焕升先生的作品,经过一段时间的准备,在多米尼加精心挑选了一块十分珍贵的多米尼加琥珀原料,由陈剑先生带到陈焕升先生处,经过陈焕升先生的精心设计与雕琢后,陈剑先生作为一名文化使者,将陈焕升先生所雕刻出的琥珀作品送往多米尼加博物馆收藏,让世界各地的人都能欣赏到顶级琥珀雕刻,并了解抚顺的琥珀雕刻艺术。

  这件作品充分运用了该块原料的特点,巧妙留皮,运用俏色,将一只活灵活现的蜥蜴置身于其中,还原其本来的特色,如此一来,蜥蜴就不仅仅是一个雕刻出来的形象,而是具有了生命力的“活物”。在西方写实主义特色的基础上,该件作品也融进了中国写意特色,形似之外更神似。留皮的深色琥珀还原了岩石的形态,而岩石之上,一只由晶莹剔透的金珀细致雕琢而成的蜥蜴正在岩石上回头,伺机而动。

  墨西哥博物馆得知此事后,对陈焕升先生的作品也十分感兴趣,并与他进行了沟通。如今,墨西哥博物馆正欲挑选一块有特点的墨西哥琥珀,由陈焕升先生进行雕刻,而后收藏于该馆。
分享到:

辽公网安备 210411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