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记忆往昔 >> 历史探究 >> 正文

抗日英雄——孙铭武、孙铭宸等人

我要评论 来源:辽东抗战研究 2015/6/16 9:44:34  作者:石喜龙 编辑:李丹  
[导读]:在辽东抗日战争中,在敌强我弱的白色恐怖下,涌现出了许许多多像孙铭武、孙铭宸、孙铭久这样的满族优秀儿女。他们在1931年“九一八”事变的历史背景下,受到早期革命思想的影响,很快觉醒起来,创建了一支民族抗日救国军,并广泛团结民族抗日组织;积极参加辽宁民众自卫军、东北义勇军等抗日队伍,在辽东抗日战场上,坚持不懈地斗争,消灭和牵制了日伪军的有生力量。他们前仆后继、一往直前、视死如归的英雄事迹,为民族的解放事业作出了突出的贡献。


(四)为国捐躯,报效祖国

1932年1月18日,救国军击退五县伪军联合围剿和取得打牛沟战役的胜利,使汉奸于芷山感到武力围剿已无法使孙铭武的救国军屈服,便施展出卑鄙的诱骗手法,以瓦解救国军。于芷山便派其子(营长)到救国军驻地,同孙铭武谈判,并转达于芷山致孙铭武等人的所谓“抗日诚意”。遂定于当日晚在三源浦会谈。张显铭总参议等人认为,会谈是于的阴谋,不能前去,而孙铭武对于芷山却抱有幻想,想借谈判机会,再次争取于芷山共同抗日。正在犹豫不决之际,于芷山又派人送信给孙铭武。信中附有于芷山部下几十名军官,包括孙铭武相识故友联名签署的“保证书”,担保“绝无危险”。这样,孙铭武、张显铭、王绍卿等20名救国军军官及护兵百余名,便到了三源浦于芷山驻地。到三源浦当天,于芷山并没有出面会见,却先大摆宴席款待。宴后,敌军借口天晚强留救国军官兵住宿。这时,孙铭武觉察到于芷山设的是“鸿门宴”,已难逃虎口。铭武部下刘锡九感到事态严重,推让孙铭武快骑马走开。铭武说:“我孙某素重人格,岂能临危苟行,惜一己之安全,竟将部下抛弃不顾,于良心有愧,虽生何益,岂大丈夫之所为耶!”铭武当即执笔写书,嘱其子:“治刚治国二子知悉,父生年四十有四,时置国家变乱,余本国家军人,必须与国同难,故奋然抗日,号召民众救国,但不幸中途惨遭挫折。父今为国而死,吾子必继父志,为国努力,不准为非作歹,不准为匪流盗,父总死九泉已瞑目矣。再关于父之体骨,倘能回籍,暂不入土,必俟国土收复,民众免遭灾难,高悬青天白日旗时,再为安葬,是余所嘱”。书后交予刘锡九转给孙家。刘锡九悲感交集涕泪而退。当晚半夜时分,伪军以重兵包围了救国军谈判人员,持枪入室将孙铭武、张显铭等20名爱国将领一一捆绑。于芷山害怕真相外露,连夜将孙铭武等人拉到三源浦西门外杀害。

汉奸于芷山公开投敌以后,一面以重金悬赏捉拿孙铭宸,一面又查封他们的家,把两位年迈老人赶出家门,房屋地产和家具浮物全部没收。孙铭宸在北平得知家中的不幸遭遇后,没有低头,没有悲伤。他急呼“国破家亡,有房何用,倘东北有光复之日讵患其没收耶”。

1933年1月29日至2月8日,李春润先后分组派回44名义勇军骨干,分赴清原、新宾、凤城、宽甸、本溪等地,秘密恢复抗日队伍。铭宸受命以前方督导官的名义返回抗日前线。他于2月8日从北平出发,化装成劳工从天津乘船,准备到大连登陆。不料,当船到大连港附近时,铭宸及旅长齐洪治、参谋处长秦洪修等被日军水上警察截捕。被捕后,铭宸得知先遣人员已有20人被捕,而自己官职最高,恐难逃虎口。遂写信嘱其后辈,要不忘血泪仇,继续完成父辈未竟之业,托狱友设法捎回家中。铭宸被害前,多次遭受敌人酷刑,他始终坚贞不屈,痛骂日寇侵华罪行,大义凜然,视死如归。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

辽公网安备 210411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