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记忆往昔 >> 记忆珍藏 >> 正文

昭盟岁月:那眼井 那份情

我要评论 来源:辽东网  2017/5/18 9:13:51  作者:杨凤勋  编辑:高书德  
[导读]:尽管离开昭盟38年了,我每当回想起在潘家窝铺挑重担的日子,仿佛又回到了那激情燃烧的岁月,忘不了那曾经洒下我青春汗水和满腔热血的土地,忘不了那里淳朴善良的乡亲,更忘不了村西头那眼抽不干的机井。

乌兰套戈青年点的闲暇时光里,大家有说有笑

尽管离开昭盟38年了,我每当回想起在潘家窝铺挑重担的日子,仿佛又回到了那激情燃烧的岁月,忘不了那曾经洒下我青春汗水和满腔热血的土地,忘不了那里淳朴善良的乡亲,更忘不了村西头那眼抽不干的机井。

秋收过后,大地逐渐显露出了它的本来面目,昼夜温差的加大,寒霜将广袤的大地染成白茫茫一片,秋风阵阵,风沙渐起,预示着漫长的冬季就要来临。队委会的几个人坐下来总结和讨论秋收以后的工作。大家谈了很多,其中,谈论最多的是我们队缺少一眼水量充沛的机井,这是我们队多少年来粮食产量低的根本原因。能否打一眼水量充沛的机井,摆脱对潘家窝铺西队的依赖,这是我们队今后工作的重中之重。打井的钱从哪来呢?当时打一眼直径3米的机井,最少需要1500多元。队里的账面上也只有区区几十元,而那时候社员们全家一年的收入也不过几十元,上哪去筹那么多的钱呢?上信用社借根本借不出钱来,每年拖欠信用社的种子款就上千元,信用社催款还催不上来呢?不可能再借咱?社员们一家比一家穷?怎么办呢?不能这样等啊!大家面面相觑无可奈何。看到这种情形,平时有些内向的我冲动了起来,情绪有些激昂地对大家说,我上公社去找一找公社领导,看看有没有其它办法筹到钱。其实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为了乡亲们我只好硬着头皮豁出去了,办成办不成,眼下也只有这一条路了。为了能够筹到钱,打出这眼井,我几乎失眠了。公社领导是谁、姓什么都不知道,人家会搭理你吗?我又该怎么去说呢?既然话已出口,爱咋咋地吧,豁出去了。

第二天一早我到了公社,事先我了解到公社书记姓林,是从盟里下派来的,据说人挺好的,我心里有了底。进了公社大院儿我直奔书记办公室,敲敲门,听到“请进”的声音后,便推门而入。他瞅了瞅我说:“你有事?”我深深地吸了口气,有些激动地说,我是知青,在潘家窝铺东队当队长,现在遇到困难了,解决不了,请您帮帮我吧。我把我们队为什么要打机井的来龙去脉,如何欠信用社的钱,如何筹不到钱等困难一股脑地都说了。林书记很耐心地听我说完,然后说,我给信用社打个电话。他立马操起电话,向信用社了解情况后,对我说,你们队欠的贷款太多了,不可能再贷给你们了。听到这话,我有些急了,眼泪含在眼圈里说,你们让我们知青挑重担,我们挑了,我在生产队遇到了困难,解决不了找你们帮助,你们又推脱,你们不帮我谁帮我呢,这让我们如何干下去啊,我没脸回到潘家窝铺了。林书记,您一定要帮帮我。林书记安慰我说,你先回去,我了解一下情况再通知你。我和林书记道了别,怀着惴惴不安的心回到了生产队,盼望着打井的钱能有着落。

林书记真是我的贵人,也是我们队的贵人,很快大队通知我们到信用社办贷款,到公社办调拨水泥、钢筋批件,明天就可以到旗里提货。听到这个消息,韩、刘两位队长那布满愁云的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容,一个劲地夸我真行,逢人便讲杨队长如何能办事。通过这件事,乡亲们对我更加刮目相看。殊不知我哪有什么办事能力,只是我的运气好罢了。

打铁须趁热,打井的事丝毫不能耽搁,转天一早我们套上队里的两挂马车,向60里开外的乌丹进发。到乌丹办完手续装完货,已近傍晚,人畜都已乏累。就近找了一家大车店先把马卸下来,喂上草料。然后在一家小饭店填饱了肚子。这时天也黑了,人也累了,县城一片寂静。回到大车店后,我才知道什么大车店啊,干打垒的土屋、土坯炕,连一块炕席都没有,土炕上铺的是干草,更不要说有什么铺盖了,这充其量也就是遮个风,挡个雨,人马有一个落脚的地方而已。好在车把式们出门都有所准备,自备的羊皮大衣,给我也带了一件,披上后暖和的很,往干草上一躺,尽管住宿的条件非常原始,有些别样的感觉。但当你睡熟的时候,仿佛与大自然融合在了一起。也许是兴奋的缘故,也许是劳累的原因,觉睡得很沉、很香。

三更鸡叫,是我们约定赶路的时间。套上马车踏着秋水般的月色,顶着凄冷的秋风,满怀着美好的希望,我们一步步向家里走去。从三更到黎明,深秋的晨霜染白了大地,染白了拉套驾辕的马匹,染白了我们的双鬓和胡须。清脆的马蹄声和大车“吱吱嘎嘎”的声音,在空旷的原野上回响,脚下那双已经漏风的农田鞋根本挡不住寒冷的秋风,腿脚冻得有些麻木,只好一会儿坐车一会儿步行,60里路哇,好漫长啊!

打井的工作在有条不紊地进行,韩俊廷队长负责打井的技术和人员安排,我主要负责打井人员的伙食安排,确保打井的社员能够吃上饱饭。这眼机井的地下水线选择的特别好,出水量很大,经过全队社员近一个月的连续奋战,4台六寸水泵,连续12小时不间断地抽水而不干,基本上能够满足夏季灌溉用水需求。我们队终于有了一眼属于自己的、抽不干的机井了。这块制约我们队粮食产量的绊脚石,终于被搬开了。有了它,乡亲们的心里也就有了底。都说我为咱们队办了件大好事。我的心里踏实了很多,每当我想起在昭盟帮助乡亲们打下的那口井,我的心里就会充满着一丝丝甜意。


(作者杨凤勋,当年赴昭乌达盟翁牛特旗梧桐花公社潘家窝铺大队车家杖子小队插队的抚顺知青,现就职于抚顺市第44中学)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

辽公网安备 21041102000001号